民义华小6M/2003和6K/2003班同学聚会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然。上两个个星期一个同学居然告诉我要办小学同学聚会。我一开始是很冷淡地告诉他我不能去,不过他一直在说服我。我为什么会那么冷淡呢?因为已经四年了。早在两年前,ying yi已经在计划了,不过每一次计划都胎死腹中。听说后来有一次聚会,不过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可能那群人不想我去吧!时间不间断地流逝,转眼间,当时四年前六年级的小学生,现在已经是接近要面对教育文凭考试的高中生。时间相隔越久,我们越久不见,共同的话题已经慢慢地减少,甚至已经没有小学时相处的感觉。因为,人会变,这种改变,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们没有想要改变的意愿,但是环境决定一切。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尤其在分离了四年,我们的生活圈子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那这个聚会的意义是什么呢?要看看你还好不好?要和你谈我学校的事?还是听你说你学校的事?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可能对一个完全陌生的话题感兴趣。正因如此,这种聚会往往带着更多的尴尬气氛。
    但是,就正是因为四年了,好久好久没见她们了。我好想知道她们过得如何,毕竟,她们是曾经和我打闹的朋友。在妈妈奇迹地答应我让我赴会后,我还是决定到这个同学聚会去。很不幸的是我后来才发现我想见的人都因故不能出席。慢慢接近聚会的星期五,我越发觉得不愿意赴会。尤其在当天,我和嘉倪通过MSN谈话,才发觉原来她也没有出席时,我顿时泄了气。我问过主办者,他没有正面回答过我嘉倪有否赴会,而我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她没有去。当时的我多失望啊!我几乎断然决定我不去了。但是,我又想起答应了两三个朋友我“一定”会去。算了,就仅此一次,下次再有这种聚会我一定要再三确定我想见的人悉数赴会我才会去。当天下午四时必须赴会,但是我到下午三时多还在和别人MSN,显然我是没有一丁点兴奋感。后来我懒懒地站了起来,洗澡后ying yi又无端端拨电来,我和她又叽喳讲个不停,一看时钟,哇咧,三点四十五分!我赶紧冲去换衣服。可是换好后才记起妈妈还没回来,怎么载我去?真是吐血。结果我全副武装等待妈妈回家。下午四点十五分,妈妈终于回来了,早就超过聚会时间。不过算了,反正别人都可以理所当然地迟到,为什么我就不行?结果我下午四时半到了久违的民义华小。
    一下了车,我就和站在门外的小学朋友寒暄一番。很多不熟的,见了除了打招呼都想不到能做些什么了。走进了民义华小,一阵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望着我曾经寒窗苦读六年的学校,应该会有百般滋味在心头才对,可是,我一进去,就发觉那种感觉已不复在。四年了,这段时间内我已经去适应了另外一所学校的气氛。当初对中华国中的不熟悉,曾让我不想升学。然而今天,我身在民义,却没有了当时感到的归属感。的确,人是会变的,因为这一切已不再属于我。小学的时光,童年的回忆,就让它完完全全成为回忆吧!我不需要急着去寻找当年的归属感,因为我不再属于这里。这不是代表我忘了民义的一切,我对民义六年的深厚感情是不可能磨灭的,但是那种感情不再是牵绊我的枷锁,而是一种能够让我瞻望未来的推动力。我会永远记得民义,但是我不会再停留在民义所有的回忆里,我会带着这些回忆,走我以后的路。
    看着建筑工人在修筑新校舍,我们都在抱怨怎么不是我们的学校,正很嫉妒那些能够在这所新校舍念书的人呢!但是,我们何尝不是幸运的那群?当初,我们还在当时的新校舍念了三年书,这已经非常足够了。我哥哥比较会埋怨,因为当时还在念小学的他常常捐钱,可是都没有机会在新校舍坐上一分钟。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啊!这是不变的定律。不过我很庆幸能够成为乘凉的人。走进校舍,找回自己的六年级班级,还一样是6K和6M班啊!但是班上的门是锁着的,我们没有进去看看。每一次看电影或电视剧,剧中角色回到母校,总是有很多回忆,好像在椅子刻了什么什么的公仔啊、曾经怎么打打闹闹的……可是我没有那一种强烈的兴奋感,只有淡淡的感觉说:“我回来了”……
    和杏倚走到了我们民义学校独有的“三角洲”,看见一群以前的同学在聊天。男生啊!几乎都是男生,我都懒得看一眼,反正我的朋友群中一直都少了“异性”这个名词的。我和杏倚一直谈笑风生,我们两个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就是觉得我们都不是主动的人,所以都不会主动与好久不见的同学寒暄。我和杏倚在当天会那么好谈,是因为我们在赴会前几天互传短讯了,好像“热身”般的意思吧。我们两个一直都在自high,别人一群谈天说地,我们两个好像玩自闭,绕了学校好几圈。
    后来我们走回去“三角洲”等待火锅的汤底,每个人要付RM9呢!当然要大吃一番,不然对不起自己。等汤底滚了,我们把火锅料理“丢”进火锅里,热水四溅,全部人都哇哇叫兼快闪,免被热水溅到。后来等了很久还没熟,我们才发觉火炉有问题,幸好另一边的火锅汤底已经滚透透了,我们就把两个火锅调换。果不其然一会儿后原先的那个火锅汤底就滚起来,我们便争先恐后把食物“抢”到自己的碗里面。之后三十分钟我们一直都在抢吃,我当天吃好多啊!所以吃饱的我又和杏倚一起离开桌子到处走散步。
    我们走到布告栏地点,仔仔细细地看看作品布告栏,呃!好烂的画画作品,比我们小学时期差很多啊!书法更糟,好像鬼画符!我和杏倚就一直对这些作品指指点点,发表伟论(真难为情~)。后来我们看到其中一个布告栏贴着不少IQ题,我们就兴起一题一题地回答,答对时就兴奋得大叫,答错了看见答案很“冷”兼“白目”时,都会吐嘈一番。这个时候我觉得还蛮开心啦!
    回去“三角洲”后我们发觉还有人在大快朵颐,什么嘛?她们的胃是什么做的啊?后来我无所事事,便找朋友合照啊谈天啊什么的。一晃已经到了晚上七时多,原本他们也计划要玩游戏,不过没有人愿意配合,也就不了了之了。在看见没什么事情做了,我也该回家了,便拨电叫妈妈来载我回家,顺便兜一个住我家附近的朋友。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李秀梅老师和汤爱香老师都有来!我才暗槌早知不要那么快回家。后来我和老师们寒暄了一番,并和她们合照。之后我匆匆赶到大校门,发觉妈妈走了进来找我,我急忙摆个对不起的手势。然后我就和雪梨一起回家了。我的同学聚会就此告一段落。
    回家途中,我一直在想,以后应该不会有这种聚会了吧!中四的我们,还算是有仅仅的共同点,而明年我们也将应付SPM,之后有国民服务,再之后,一些人念大学先修班;一些人念A水平;一些人不再念书而工作;一些人可能还会出国。这个时候,我们之间仅存的共同点已经荡然无存了,再聚也不会有多大的火花出现。曾经听淑莹的爸爸说,朋友是重要的,但是朋友是有分阶段的,到了不同的阶段,朋友圈子会变得不一样,这是无可避免的。当我们之间不再存在共同的话题,我们就已经仅仅是“曾经的朋友”。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我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所以我现在能做的,是珍惜当下的友情,并对曾经在我生命出现过的每一个人致以最深的谢意。
    或许有一天,我们的缘分尽了,我们不会再见,但是,我会永远记得你们曾经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谢谢你们!
About these ad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