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孩子

     下午六时二十五分。
     刚刚从网络咖啡厅回来,一到家就到电脑前。我直驱至部落格,只想写下我现在的心情。
     在网络咖啡厅,手机响起。接听后,电话筒那厢传来妈妈的声音,她不断责备我混着一班“坏”学生,成天学人家夜归了。我夜归了?才下午六时!我夜归了?为了安抚她,我无话可说,当下决定立刻回家。一路上,我一直对淑莹大吐苦水。难道她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吗?我真的有那么容易学坏吗?要学坏,我老早就学了,还需要等到今天吗?我是她的女儿,她难道一点也不信任我?我去网络咖啡厅和朋友玩个电脑游戏,又学坏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我不敢说自己是长大了,但是至少我不再是嗷嗷待哺的婴儿,也不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头,难道偶尔外出也罪不可赦?再说哥哥也常常外出,又不见妈妈责备他学坏?难道女生就没有外出的权利吗?她说她不允许我外出的原因是现在歹徒太多,深怕我安全受威胁。是吗?那为什么她一开口就只懂得咬定我学坏了?她是担心我的安全,还是担心我学坏?
     委屈。我知道自己生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再埋怨会遭天谴。妈妈为我好,我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永远都是一个只懂得躲在家拚命读书的书呆子吗?比起以前,我外出的次数多了,但是这不是正常现象吗?十六岁的孩子,难道还要像七岁小孩般一直依赖着父母吗?她觉得我们还不会赚钱,却拿着父母辛辛苦苦攒来的血汗钱挥霍无度。每当她说到这,我无话可说。十六岁的学生,单独和朋友到商场逛街看电影的次数不出三次,我挥霍无度?我还能说什么?
     当我手捧着亮丽的成绩单回来,她就会觉得我是乖孩子。当我的成绩稍微退步了些,她就搬出任何一次我和朋友外出的案例,一口咬定我学坏了。她口口声声说没有给我压力,是我自己自找无谓的压力。那好,学校繁忙的功课和校刊主编的事务终于在这个假期暂且告一段落,她有给我机会去好好抒压吗?当时我只问她一句:“我在这个假期可以和朋友除去玩一天吗?”她脸色顿变,直抨我们成天以为自己长大了,可以到处乱跑。一天。就那么一天!朋友们在这个假期精彩的节目一箩筐,他们的父母有反对吗?我只不过要求外出一天,她不允许,我也没再说什么。今天刚好从学校回家,我顺便去吃东西和到网咖去玩电脑游戏,才不到下午六时,就被妈妈借助电话赶回来!有家是幸福的。我知道。但是她令我觉得我是囚禁在鸟笼里的小鸟。我从来没有怪妈妈,但是我只希望她了解我,我也是一个正常人,我十六岁了,我不再是小孩子,她可以放心的让我出去闯闯走走吗?我尤其不喜欢她说我学坏。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知道这一天的消遣解压并不会影响我往后读书的热情和努力,这个假期我已经给自己定了一个温习的时间表,我很清楚知道我明天需要做些什么。但是在她眼里,只要我一天是坏孩子,以往我所有的努力她都会看不见,因为她只看见我“坏”的一面。她成天说我误交损友,被她们“带坏”。那好,我身边可是每个朋友都能够自由的外出,是否我和她们全部绝交,在学校孤军作战算了?
     朋友都说我是她们认识的朋友中对父母最千依百顺的一个。朋友翘课,在家里呼呼大睡时,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百般不情愿也要到学校去;朋友在外边逛街、看电影、唱K、买衣服,每个都玩得不亦乐乎时,我在家里埋头苦读、做练习。我乖,只是她看不见。那,我是否应该要乖乖地躲在家,乖乖地捧着书,乖乖地在她面前埋头苦读,方为乖孩子呢?
p/s:我想这次的牢骚不会是最后一次,我这些话可是憋在心里很久了……或许这个部落格的未来就要被这股怨气熏死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