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花

一朵凋残的玫瑰,
静谧得很诡异的悬崖边,
独自承受风的吹袭。
风儿对春残花谢的玫瑰,
发出最刺耳的嘲笑声。
长空中的燕子和老鹰,
更是咯咯地笑着,
嘲笑着它的目中无人,
嘲笑着它的孤芳自赏,
嘲笑着它的惟我独尊,
嘲笑着它终于在这一天,
沦落成残花败柳。
 
凋零的玫瑰在悬崖边,
与黄昏的日落互相辉映,
更显萧肃。
一朵即将凋落的玫瑰,
在此刻迎风抽泣。
玫瑰委屈无声地嚷着,
谁让自己天生是玫瑰?
它并非孤芳自赏,
并没有目中无人,
更没有惟我独尊。
在它绚丽耀眼时,
风和飞鸟都为之倾慕,
当它凋残后,
不绝的赞叹,
却就此成了唾弃与嘲讽。
 
当初,
含包待放的花蕾,
在悬崖边,
羞答答地低着头,
幻化成尽露锋芒的玫瑰。
当时的它,
不知道绽放后,
会迎来凋谢。
一朵玫瑰,
在悬崖边生长,
注定是孤独的。
好似四面楚歌,
它的凋谢,
迎来一阵阵刺骨的寒风,
任风吹掠它弱小的身躯。
没有小草为伴,
没有老树为它遮挡。
 
但是任风如何使劲地吹袭,
这朵玫瑰怎么都没倒下去。
玫瑰支撑着瘦小的躯干,
不让风吹倒。
它不甘心就此倒下,
任由风践踏着它的尊严。
冷风不死心,
继续蹂躏着它的身躯,
欲啮噬它仅剩的尊严。
此时,
天为玫瑰所感动,
一场暴风雨从天刷下陆地,
雨后的朗朗晴天,
赶走了咄咄逼人的寒风,
也让奄奄一息的玫瑰,
获得重生。
 
悬崖边蔚蓝的晴天,
鸟儿清脆的歌声,
蝴蝶悠悠地飞着,
暴风雨后,
死气沉沉的悬崖,
被刷上一幅新的景象。
再生后的玫瑰,
依旧是孑然一身生存。
但是它知道,
它会更坚强,
面对未来未知的一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