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人?

休养了四天,
今天终于能够精神焕发地到学校上课。
虽然到学校仍然要小憩一会儿,
不过精神状况满分。
然而天意弄人焉!
体育节的时候,
因为不小心而被颖祎传来的篮球撞伤拇指。
被球打到的那一瞬间,
我的左手拇指几乎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
后来就被痛楚掩埋。
颖祎一脸愧疚地不停道歉,
我很想安慰她,
不过因为拇指的痛楚而说不出话来。
之后更严重的事发生了。
明明已经被痛楚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我,
此时居然还感到晕眩,
甚至有呕吐的征兆。
后来朋友把我扶到另一边去休息,
当时需要别人搀扶的我,
还有点撑不住倒地,
虽然立刻爬起来,
不过眼前一片漆黑,
完全看不见眼前的东西,
只觉得很想吐,
很晕很晕……
好不容易把我扶到凉亭去,
颖祎让我冰敷受伤的拇指,
伟莉找来风油按摩我的太阳穴,
淑颖则找东西拨风促进空气流动。
在我晕得无法说话的时候,
老师跑来询问伤势,
知道我的早餐只是一杯牛奶时,
一口咬定我是没有吃早餐而感到晕眩。
我很确定晕眩是在拇指受伤之后才出现,
早餐是一杯牛奶或热饮的习惯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如是,
如果真的有状况早在去年就晕死了吧!
后来老师还找来Pn Chew Cheah询问状况,
说我冒冷汗、脸色非常苍白等,
我无法给予回应,
因为头晕严重得朋友问什么我都没办法回答,
之前朋友围着我让我感到呼吸不顺畅时,
我只能痛苦地以手势示意。
后来PBSM的人赶来“营救”,
紫璎看到是我非常惊讶,
然后赶紧按摩我已呈红肿的左手拇指。
颖祎喂我喝水,
看她一脸担忧我真的很想告诉她别担心,
意外本来就不能避免的,
我知道她也不想这样。
后来我还是在紫璎搀扶下到PBSM room去,
Pn Chew Cheah则联络家人告知。
后来的事情我都不清楚了,
颖祎和欣蕊帮我把书包拿到PBSM room,
妈妈接获通知后决定把我带回家。
等待妈妈的同时我在PBSM room接受治疗,
Esther Lim帮我冰敷手指,
然后和我闲聊几句。
晕眩倒是退散了,
只是拇指还是没有办法顺利移动,
看来想要写字都是两三天后的事了。
后来妈妈到了学校,
直接把我载到诊所去诊断。
医生觉得只是小case吧!
只是给我painkiller和维他命C,
然后包扎我的左手,
嘱咐我尽量不要移动左手。
当我提及晕眩时,
医生觉得是之前发烧未退,
还没有完全康复,
所以要我到药店买oradex防菌漱口液,
因为我的喉咙还没康复,
痰多甚至有点口臭(我自己认为)。
之后回到家来,
左手不便移动,
所以吃早餐、刷牙、吃药等都只能用右手,
这才发觉原来少了左手真的很不方便。
想到刚刚才从发烧感冒中痊愈,
今天才上课没半天又出状况,
还要被送回家。
看着医生开的病假纸,
难道又要在家休息两天?
俨然成了玻璃人、纸片人吧!
现在打出这篇部落格,
前大半段都是单右手打出来的,
后段才用起左手,
而且仍然隐隐作痛,
真不舒服啊……
我想可能会去上课吧,
不过不能写字,
只能纯听课了吧!
 
親指を傷付けた……
痛い!!!!!!!!!
先週私は病気だった、今日は親指を傷付けた……
すごく不運かな?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