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届华文学会欢送会兼交流会

昨天是第四十届华文学会欢送会兼交流会,
虽然手受伤了依旧还是要出席,
毕竟已经最后一年了,
自己从欢送学兄学姐们,
到今年,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了“学姐”的头衔,
成为被欢送的一群。
 
甫到学校,
才发觉我又是一班傻婆中最早到的一个,
我差不多在早上八点五十分到学校,
拨电给欣颖时才发觉她居然刚睡醒,
淑莹也不遑多让,
真是让她们两只猪给气死。
后来我先找在柜台为入场来宾登记的洁艺和文静,
结果两人看到我手上的纱布,
又是一脸错愕地追问,
这整个星期来,
因为我手上的纱布我的口水都快干了,
因为每个人都很关心我,
一问起我发生什么事的时候,
我都要把当天受伤的情况大约叙述一番。
不过也很感谢大家的关心啦哈哈
谈着谈着,
终于看到丽恩、颖祎、淑莹等人陆续到学校,
就是不见欣颖和慧萍的踪影。
这让我有些大跌眼镜的感觉,
因为我一直确信淑莹会是最迟到学校的人,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比她迟,
真是非常“佩服”她们……
然后再看到嘉敏、玫君、涵歆等校友抵达,
涵歆自从毕业后打扮非常用心,
当天穿的低胸装有否让很多男士流鼻血呢?(笑)
后来因为进场时间到了,
可是欣颖和慧萍还未到校,
我们就先行入场。
 
进场不久后,
欣颖和慧萍才陆续姗姗来迟,
被大伙儿吐槽一番。
话说当天的节目安排不错,
比我想像中好,
毕竟去年的欢送会实在不怎么样,
本来以为今年的欢送会更加不堪入目,
不过倒是有点惊喜。
应验佳佩所说的话吧,
当我开玩笑向她说不能对今年的欢送会期望太高时,
她却说可以期待。
哈哈,总算没有欺骗我吧~
不过总括而言,
让我觉得开心的,
是因为终于有和前学兄学姐们有更深入的交流,
第一次和薏婷谈话,
觉得她没有我想像中那么难相处,
之前真是想太多了,
真的觉得嘉敏、玫君、薏婷、涵歆、德华等人都挺nice。
还有宜彤,
真的很开心她还记得我。
第一次和她见面就是我小学开学第一天,
因为害怕而哭嚷着要回家,
当时是巡察员的宜彤只好尽量安抚我,
后来发现她和我同坐一辆校车,
在我一年级的时期,
我回家时在校车上都会与宜彤还有晶媚一起坐。
就这样过了十年呢!
时间真的就流失在那一瞬间,
我仿佛还觉得一切都在昨天……
 
虽然当天没有很high,
不过说到开心还是有的,
和大家一起拍照聊天打屁,
真的觉得中学生涯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这次欢送会有为丽恩、治铭、淑莹、明和、慧萍、颖祎还有一些新高层和欢
送会筹委的VCR,
虽然技术上的问题让人有些不耐烦,
不过对我来说能像这样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也不错,
其实对着镜头说话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非常了解😄
所以他们都应该背好稿了才上镜头的吧!
在游戏环节,
大家都很拼命在玩,
我呢就帮Eng Yong啃了一点“无敌三文治”、
把贴在篮球杆上的脑筋急转弯题撕下来,
众人合作闯关,
不过惟一让我小小不满的就是威权和Amanda他们,
一直诬赖我们耍心机出伎俩,
不过我们一班老友之前的确暗地里把组别颜色换成一样的米色,
他们当然不能让我们胜利,
甚至要想尽办法惩罚我们😄
当天米色组和无色组(玫君他们一班校友)接受惩罚,
限时一分钟内把所有好像agar-agar的东西啃完,
我们全部拿agar-agar把口塞得满满,
我都快不小心吐了出来。
 
游戏结束后,
曲终人散,
又是我们一班朋友的世界了。
欢送会在下午一点就结束了,
我们一班form5的白痴还在一直拍合照什么的,
一晃就晃到下午两点,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
到底是怎么过的……
后来我们一班gang到了康城,
吃饱后又是玩乐的时间,
可是玩抢拍牌的游戏玩到一半,
我就玩不下去了,
因为欣颖和颖祎一直大呼小叫,
真的让我忍不住“弃权”。
后来和丽恩下了一局象棋,
果然我不是她的对手,
她三番五次给我机会,
我还是下得很烂,
战术漏洞非常多,
最后当然惨败 orz
然后看到明和和丽恩似乎想要有独处的时间,
心想自己怎么当起电灯泡来了,
只好识相离开,
又重回刚才颖祎她们的“怀抱”。
他们正在玩握牌杀手(我乱取的名字),
就是手握K的人是Killer,
要用眼神杀人;
手握J的人就是Detective,
要抓用眼神杀人的Killer;
抽到其他牌的则是普通人,
如果和Killer眼神接触时,
Killer只要眨一眨其中一只眼睛,
普通人就被杀了,
必需开牌示意被杀。
这个游戏我们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眼神接触常常让人不禁失笑,
更频频出现“抓错人”甚至“杀错人”的乌龙场面,
非常好玩。
 
不过玩得正高兴时,
我被妈妈的来电赶回家,
原因是我忘了拨电回家通知妈妈我会比较迟回家,
害打算载我的妈妈寝食难安。
这件事情上,
很明显是我的错,
但是妈妈一开口就是污辱性词语,
骂得我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落下,
说我不成熟、只会读死书、没有主见、朋友叫你吃大便你就去吃、
十七岁了还需要被照顾等等……
被骂之后我思绪很乱,
我明知道那是妈妈一时“火遮眼”才说的气话,
又忍不住把妈妈的话重复想了又想,
把自己想成了一个很没有用的人。
后来我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干脆倒头就睡,
临睡前不断想“终究会过去的”。
果然,
在我睡醒之后什么都过去了,
妈妈还是和我有奖有笑,
我们一起看电视、吃晚餐,
果然,
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