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跌打–钻心的痛

接近两个星期了,
拇指的伤虽然好了不少,
但无法痊愈,
拇指始终无法使力,
一用力就感到疼痛。
觉得继续这样也不是办法的我,
顾不得对跌打的恐惧感,
放学后和燕雯到位于学校一段路程的跌打馆去。
徒步走到大马路,
燕雯关心地问我会不会累。
哈哈,
我可是走惯了,
常常和朋友到外面吃东西,
都是顶着蜗牛壳般的书包这样走,
早就习惯了。
燕雯果然是有少许认路障碍,
我们走了好一段白路才看到跌打馆,
真是让我觉得好气又好笑。
慢慢一步一步接近跌打馆,
我的心跳就更急促,
心想等一下要接受怎样的酷刑,
想着想着就越害怕。
结果在跌打馆外门前徘徊许久,
燕雯和我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我更是硬着头皮进去的。
进了跌打馆,
左看右看都空无一人,
只有一台电视播放着《溏心风暴之家好月圆》。
后来我到柜台去,
窥见一个男生,
那男生示意我先坐着等候。
约十多分钟后,
应该是为病患治疗结束了。
该男生就唤我进入治疗室。
我一开口就战战兢兢地问他:
“要多少钱?”
他居然说第一次帮我看看不需要钱,
都快把我给吓死了。
接下来更要死了。
男生要我把拇指让他看看状况如何,
接下来就是我暂时置身地狱的痛苦时刻。
男声说明我的拇指搁置太久(两个星期之久),
所以要复原就更难了。
他开始帮我拉筋的时候,
我已经感到非常疼痛。
后来他开始揉擦我的拇指,
痛得我死去活来,
一直大呼:“好痛!”
静御前我终于了解你被脚底按摩的痛楚了~
不过我也不敢大喊,
只是被弄得很痛的时候,
小小抱怨一下好痛。
不过那治疗师也很好人,
他一直要我放松,
不要把注意力全放在拇指的痛楚上。
后来他用一些中药帮我外敷,
再帮我包扎左手。
跌打的包扎方式就是不一样,
他还有把那些中药一起包在里边,
然后还用一块小木板固定我的拇指。
他最后吩咐我星期三复诊,
那时候应该需要付钱了吧?
呵呵
可是一想到星期三又要再痛一遍时,
心里又不由自主浮现一股恐惧感。
天呀……
 
这次拇指的伤如此严重,
真是要拜住家附近一间诊所的医生所赐的“福”。
那医生口口声声说我的拇指没有问题,
只要不动它自然就会好了。
结果今天那跌打治疗师告诉我,
如果当天受伤后立刻寻求跌打治疗,
复原情况会更理想。
就因为那医生"nothing, no problem"的承诺,
害我白白浪费了两个星期复原黄金期。
现在可好了,
幸好还算及时求医,
否则我的拇指永远都呈走形,
看那医生要怎么负责……
 
现在拇指的状况是根筋受伤,
接连影响拇指而导致拇指些许移位,
不但无法使力,
就连拇指往内弯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在被搁置两个星期后,
拇指一些伤已经消退,
那移位的拇指更因为这样慢慢固定新位置,
所以一直呈移位状。
现在要把拇指推回原本的位置,
没有三四次疗程应该成不了事,
只好再次叹倒霉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