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对决-李宗伟VS林丹

呐喊。
 
 
呐喊。
 
 
呐喊。
 
 
仰天长啸。
 
 
李宗伟。
 
 
奥运。
 
 
奖牌。
 
 
隔了数届奥运,
自从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男双获银牌后,
大马始终打不破奖牌荒,
上一届雅典奥运,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马脚车手黄安南晋级决赛,
却没办法夺得任何奖牌。
这一届,
大马各项目选手陆续被淘汰,
射箭选手钟础先勇闯八强,
无奈无法更上一层楼;
女双陈仪慧和黄佩蒂不幸在首圈遇上韩国的李敬元和李孝贞,
败阵乃预料之中;
女单黄妙珠无法重演上届中国公开赛斩下中国选手的辉煌战绩,
败给卢兰,
倒在四强门栏前;
男双古建杰和陈文宏再一次让国人失望,
面临拆档危机;
另一对男双李万华和钟腾福老态难掩,
能够参加奥运已经是极限了;
还有很多选手无法在外国垄断的项目取得好成绩,
提早打道回府。
但是,
大马的奥运奖牌荒将被打破。
这位英雄是—李宗伟。
 
奥运开始前李宗伟展现了浴火重生的良好状态,
在经过为期不短的低潮期之后,
李宗伟重回胜利轨道,
被视为夺冠热门。
在四强之前,
李宗伟都不费吹灰之力把对手击败,
可是在半决赛对上同样是浴火重生的李炫一,
李宗伟力拼三局才击败李炫一,
成功创造大马男单历史,
晋级奥运男单决赛,
为大马至少夺得一枚奖牌。
无独有偶的是,
李炫一现在的教练李矛,
正是李宗伟以前的恩师,
两个徒弟在四强对决,
相信李矛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
大马选手晋半决赛,
国营电视台也空出时间直播这场赛事,
总算没有对不起大马人民了。
当比赛开始了,
爸爸、哥哥和我坐在电视前,
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荧幕,
紧紧看着羽毛球的来回起落。
随着羽毛球在空中飘舞,
一家人的心情都被它来回起落牵引着心情,
或呐喊、或尖叫、或慨叹都因为它而改变。
第一局双方分数咬得很紧,
李宗伟最后率先以21比18拿下第一局。
第二局开始,
双方互相领先,
但是在比分持平6比6的时候,
李炫一状态大勇,
打出10比0得分高潮,
李宗伟这一局显得招架不住。
虽然后来李宗伟追成12比18,
但是最后仍以13比21被李炫一扳平。
这一局李宗伟把我们急死了,
在李宗伟面对无法得分的窘境,
哥哥和我眉头深锁,
毕竟刚落后时还期望李宗伟把比分追平,
结果事与愿违,
落后越来越多,
结果只好寄望第三局决胜局。
第三局,
爸爸预料李宗伟将陷入苦战,
不易取胜。
我则觉得双方实力不相伯仲,
体力也不见得有哪一方更占据优势,
惟一不利的是李宗伟在之前使出太多扣杀,
体力消耗的确比李炫一多。
但是李宗伟在第三局再次找回勇态,
先打出6比0得分潮,
虽然在李宗伟拿下第11分时李炫一把比分扳成7比11,
但是接下来李宗伟不再让李炫一有翻盘的机会,
凭籍这两次连夺四分的小得分潮,
最后在李炫一的失误下,
李宗伟取下致胜一分,
以21比18、13比21和21比13三局击败李炫一,
晋级决赛。
在拿下致胜一分的当儿,
爸爸、哥哥和我疯狂尖叫,
我的喉咙都快喊破了。
仰天长啸这种事,
应该是由胜利的李宗伟去办,
但是李宗伟看起来已是精疲力尽,
致胜后如泄气般倒在球场上,
但是心情上绝对澎湃不已,
最后他也激动拥抱现任教练米士本。
这是多么光荣的事迹,
多么令人激动。
无论是银牌或是金牌,
都足以让全马人民引以为傲。
在李宗伟面对低潮期时,
有多少人认为他的职业生涯将仅止于此,
包括我在内。
我承认我看走眼,
毕竟当时的我也曾怀疑李宗伟是否还有能力担当大马第一男单的头衔。
在李宗伟寻回勇态之后,
实力比以前更上一层楼。
李宗伟的情况让我了解了,
人生总有低潮和高潮,
不可能有永远的胜利,
也不可能有永远的失利。
无论如何,
希望李宗伟在决赛会师中国的林丹时,
保持最好的状态,
无论输赢,
你都对得起全世界的人。
李宗伟VS林丹,
如此让人激动的经典巅峰对决,
一定精彩得让人窒息。
 
刚才在看体操时,
听到体育馆内播放孙燕姿的《绿光》、
F.I.R的《Get High》、
和S.H.E的《痛快》,
总觉得非常荣幸,
在国际体育赛事时连续播放多首中文歌曲,
是否有机会让中文歌曲走向全世界呢?
 
p/s:
马拉工艺学院事件过了几天,
我很希望就此告一段落,
这是天大的笑话,
无论对外国人或是大马人而言。
有多少人对这件事情嗤之以鼻,
大家心照不宣。
许多人不公开批评和发难,
只为了保全国家声誉,
如果某族群还是执迷不悟,
马来西亚迟早消失在国际视线,
成为历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巅峰对决-李宗伟VS林丹

  1. Annice says:

    马拉工艺学院发生什么事件??
    李宗伟加油!
     

  2. Jewel Ling says:

    雪州大臣提议把马拉工艺学院10%的学额开放给非土著,
    引来学院学生大肆示威抗议,
    这学院是纯土著学院,全部学生都是马来人
    持续几天了,
    希望笑话就此结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