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日常生活

昨天放学后和颖祎、淑莹和欣颖到外边吃午餐,
颖祎和欣颖也要在用餐之后去剪头发。
由于从去年到现在,
整个Prima Setapak重复走了一转又一转,
几乎什么店都上过了,
就是没有试过在那里的普通茶餐厅用餐。
我其实还算有一次啦,
因为上次和一班S5 gang到茶餐厅用餐,
但是记不起来该店面的名字。
这一次大家的觅食目的从板面馆、佛愿素店等来回盘旋,
不过到了Prima Setapak,
大伙儿临时决定要在“唯一美食馆”(其实是茶餐厅)用膳,
原因是该店的杂饭口碑不错。
这是由颖祎提议的意见,
本来大家都嫌太热而却步,
不过仔细想想,
每一天到来来去去的那几间茶屋,
消费又高,
不如换个新口味好了。
因为这样,
我们走到该茶餐厅去找位子坐下。

我们的目标是杂饭,
目光不约而同投向杂饭的摊位。
大家几乎是同时间发出“哗!”的赞叹声,
因为我们都是头一次看到杂饭摊的摊位前,
摆放着比平常杂饭料理多出至少三倍的菜色!
我们仔细绕了一圈看看,
几乎每一样菜色都想尝试。
后来我们各自挑选杂饭菜色,
我率先决定完毕并付了钱。
后来大家陆续回到座位,
每个人的盘中餐都显得非常美味,
而且价格非常便宜,
大家的盘子中都装着满满的白饭和料理,
我买的饭值RM4.80,
颖祎和淑莹各RM4,
而欣颖的饭则是RM4.20。
果然我又是他们之中用掉最多钱的人。

料理好吃、白饭满盘,
吃得大家都快撑死了。
而我因为同一种料理拿太多而剩下一点吃不下。
昨天出乎意料我在他们之中最慢吃完,
没办法啊,
我盘中的料理都是肉类和蛋类,
是最容易饱和的食材,
而且拿的炸鸡块很大个,
RM4.80已经算非常廉宜了。

吃饱后,
接下来的行程就到颖祎和欣颖剪头发了。
这两个不愧是“最优柔寡断者”,
决定进入哪一间理发店都拿不下决定。
在兜兜转转的途中,
我们遇到S3班的一班男生很多次。
我们在猜想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在跟踪他们,
甚至是因为爱慕他们(呕)而故意碰上他们。
我在想他们无论如何都有一点自知之明啦,
怎么自恋也不会到那种程度吧?
欣颖和颖祎都直呼丢脸,
而我和淑莹则开玩笑说“我们的存在就是要让别人快乐”。
在同一个地区转了几圈,
最后颖祎和欣颖还是决定回到之前放弃的理发店–Silver Cut。
在之前我们进入店家询问时,
看见许多人正在等待理发,
我们一听到需要再等个半小时左右,
便立刻打退堂鼓。
不过世事难料,
才没半个小时我们就绕回Silver Cut,
这个时候店内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欣颖很快就被完成理发,
因为她只是小修前额的头发。
然而因为帮颖祎理发的发型师似乎过于小心翼翼,
欣颖、淑莹和我都在窃窃私语,
直说颖祎的头发在被理发师修剪前后几十分钟都没有很大的改变,
而且我们也猜测那理发师想追求颖祎<<<这个非常扯,纯说笑
我和淑莹在发型屋里打闹,
原因是我说她很像钟嘉欣,
还带来了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图片,
因为那张的钟嘉欣气质和眼神都很像。
可是我偏偏就不要让淑莹本人看到,
便故意唤欣颖到另外一边去看,
然后对着淑莹“指指点点”。
淑莹不堪自己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
决定以蛮力和暴力把我手中的图片抢掉,
我当然极尽全力防守,
还有之后在“挑衅”淑莹的时候,
淑莹几次反抗都不慎把某样东西掉在地上乒乓作响,
其中一次还是掉了颖祎的书包。
以上情节演变成小闹剧,
心想幸好当时身边没有什么人,
要不然我们真的成了街头卖艺的艺人(语无伦次中)。

剪了头发之后,
我们都各自回家,
我也在淑莹的陪同下到书店去拿了历史笔记的复印副本。
回到家,
已经被瞌睡虫的毒攻心的我回家不久就倒在床上睡死了。

今天,
我留校帮生物老师计算学生的考试分数,
其实是因为我看出运莲很想知道自己的分数,
可是老师来不及在放学前把考卷完全分发,
所以我在反复考量后决定留下来帮老师计分,
反正明天又是假期了。
不过很难为情的就是,
我算分不久后便去吃了午餐,
吃完午餐回来,
威毅已经把分数算好了。
哎,我已经吃得很快了,
只能说威毅办事效率太好了。
本来威毅的妈妈能够来到校门口前把他载回家,
可是因为我的要求而陪我走到巴士站去,
而我留校的贡献几乎等于0,
所以非常对不起威毅,
也对不起慧欣(呵呵)。
威毅和我在走到巴士站途中聊天,
感想只有一个,
“慧欣,你选对了”(哇哈哈哈)。

明天又开始假期了。
冲刺、冲刺、冲刺、冲刺、冲刺……

p/s:
忽然想起最近颖祎很糗的事情,
因为她居然同一个生物科问题就问了我三次。
那是生物考卷上的问题,
她第一次告诉我:“我想到我有一题要问你……”
那个时候我已经给了她解答。
第二次她又告诉我:“对了,刚才我有一题想要问你……”
结果她掏出同一个问题让我看,
我顿时傻了眼,
心想不是已经回答了吗?
后来我缓缓说出:“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
她才如梦初醒地大呼:“对哦!Sorry哦记错了。”
结果还有第三次,
她告诉我:“刚才我说我有一题想要问你……”
结果她还是翻了同一个问题给我,
这个时候我还没开口,
她就已经醒过来了,
“诶,你已经回答我了哦?”
听她上述的话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以上故事不记下来对不起我自己,呵呵呵

现在瞌睡虫打扰着三天总共只睡了不到十个小时的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无题日常生活

  1. Chew says:

    hahaha..i also think that the hairdresser got bad intention
    keep asking me questions
    i macam pesalah dia macam polis
    he keep laughing at you all.

  2. Jewel Ling says:

    walao… u zi lian til… we say say oni mah.. u feel him got bad intention.. walao..
    he keep laughing at us bcoz of u lo.. said us childish.. but quite funny oso wakak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