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ろいろ

昨天原本想写部落格,
结果上网上着上着哥哥都回家了,
而且自己的眼皮也接近紧闭状态,
赶紧跑回房间睡午觉。
 
昨天无端被级任老师被“命令”帮她做事。
本来当时在En. Chandran的历史课,
我忽然很有兴致依老师的吩咐,
把中四第九课的练习给完成。
可是才刚刚做到一半,
就有同学把我叫到办公室去。
级任老师吩咐我帮她完成关于检查毕业证书的工作,
本来帮她做事我不会有什么微言,
问题就是她那个态度。
“从现在开始,10 minutes,FAST!”
虽然并不是辱骂口吻,
但是那种命令的口气听起来真令人不爽。
那也就罢了,
反正那种工作10分钟都不用就完成了,
更何况佩婷也有帮忙而事半功倍。
因为慧丝的名字在中文字里是不存在的,
必须依靠电脑造字。
级任老师就很不客气地叫我去找林莉菁老师问问看,
我也认命地跑过去3A班(林莉菁老师正在授课),
她居然也很不客气地叫我去找甘久郎老师去。
我跑回教师办公室,
累极的我居然没有得到老师的体谅,
她还继续吩咐我去找甘久郎老师。
以前,级任老师曾经说过,
她不喜欢别的老师用了别人的上课时间去帮他干活。
那我很想知道当时她又在做些什么呢?
岂不是自打嘴巴吗?
当时我几乎想去跳楼了,
后来我告诉她,
林莉菁老师说她的毕业证书有可能需要用笔填上去了,
级任老师当然不依,
毕业证书岂能这么儿戏?
眼看如斯重任实在不能再由我去担当了,
她才肯罢休地说:“Okay never mind,我自己‘搞掂’”。
听到她这句话我感觉到有如被特赦的自由感,
赶紧道谢后就一溜烟逃走了。
 
在下课前,
因为乡村区班级全数停电,
然而在该区上课的中四理科班学生刚巧需要考试,
有些同学甚至因为班上略为漆黑或闷热而没办法专心考试,
把桌椅搬出教室的走廊外应考。
有鉴于此,
校方临时作了中四和中五的理科班学生交换班级,
因为中五学生除了出席率不高之外,
也考虑到考试环境对学生的重要,
权衡之下只好牺牲乖乖到学校的中五理科生回到停电的“乡村区”去,
让中四学生到“城市”班级去应考。
我们这班被牺牲的中五理科生全部被赶去乡村区,
由于教室停电显得闷热漆黑,
而且蚊子很多,
大家都不愿意躲到班上去,
所以和中四学生的概念一样,
大家都把桌椅搬到教室外面去。
我们都自嘲正在进行着自然教学,
又或者是非正式教育(Pendidikan Tidak Formal),
甚至还说是旅游学习(Melawat sambil belajar)。
S3的一班男生更厉害,
因为乡村区有一个中等size的草场,
他们把桌子围成圆圈,
好像会议桌一样,
然后围在桌子边谈笑风生。
虽然看起来很享受,
但是我们私下不忘亏他们让自己在太阳下暴晒,
因为我们坐在走廊上,
地理位置“风凉水冷”,
比在太阳下好多了。
在几节的时间内我和丽恩一起做历史科模拟考试练习,
然后和朋友们聊聊天,
似乎过得非常轻松写意。
其实偶尔有这些“自然教学”也不错吧!呵呵……
 
昨天是哥哥的生日,
但是和前两年的烧烤派对不一样,
今年因为大伙儿都很忙,
再加上哥哥本身也忙得不可开交,
所以只是在家弄火锅小小庆祝一番意思意思。
哥哥只邀请了自己一个死党和死党的女朋友,
当然哥哥的女朋友也有在场。
昨天我吃得特别多呢,
平时火锅我都很懒得去把食物放到汤底烫熟然后拿起来吃,
不过昨天就破了自己的火锅纪录。
其实长得那么大了,
我都不曾送哥哥生日礼物。
反而他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1GB手机存储卡,
我都没有什么表示。
前几天我心血来潮想要送哥哥礼物,
但是买礼物又来不及了,
而且因为常常都以自制礼物送给朋友,
让我觉得还是DIY比较有诚意。
但是手工美术会浪费很多时间,
考虑了许久,
我决定画一个短篇关于我们兄妹之间的小漫画给哥哥。
昨天我在开口送给他的时候,
那种感觉就是生硬,
而且快难为情得要找个洞钻。
哥哥接受时也有点生硬地回答我“谢谢”,
当下的我们真的不像平时打打闹闹的兄妹。
哇,真的只能由一个词来形容,
很难为情啊!!!
 
今天呢,本来我是没有打算到学校去,
但是又是级任老师干的好事,
为了毕业证书上的护照型相片,
我被逼到学校来交相片,
顺便也帮燕雯、运莲和慧欣交上去。
这三个人实在很好意思,
每次不想去学校可是又有一些东西需要领取或者要交些什么时,
她们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我。
因为只要我有到学校去,
住在我家不远的她们就可以来拜托我,
她们的问题就迎刃而解啦!
所以说,
向她们收服务费是应该的。呵呵
今天也是Pn Lim Ah Ting提早退休的日子,
虽然不知道正式的欢送会是否今天,
但是待遇和别的老师退休时似乎相去甚远吧!
除了台上布景没有被布置之外,
上台送礼物的学会代表好像只有两三个。
为什么呢?
我觉得因为辅导老师这个身份有点特别吧!
在不了解的人眼里,
我们学校的辅导老师就是每天坐在辅导室内吹冷气,
遇到问题学生就闲聊几句,
偶尔举行和主持一些讲座,
但是工资照样分发,
自然引起了一些人不满。
其实Pn Khoy有说过,
辅导老师做的事情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看不见的。
虽然爱戴辅导老师的学生很多,
但是对她们存在着偏见的人更多,
而且还包括一些老师。
辅导老师们看起来总是一副轻松样,
其实她们同样承受着偏见和压力。
但是Pn Lim在致词时仍然强调自己非常喜欢中华国中,
只是因为有个人的私人理由而决定提早退休。
虽然送礼学会代表欠奉,
但是尾声还是有了一些轰动,
因为主持人说有来自老公的祝福,
然后Pn Lim的两个女儿(其中一个还是小学的)上台献花,
登时全场大起哄鼓掌,
而本来颁发礼物给Pn Lim的Pn Lau也很识相地走下台。
后来我和薏微在教师办公室前遇上拿着两束花的Pn Lim,
和一班尾随在后欲合照的“小fans们”。
刚好昨天我传了一封信息给她,
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和她合照,
而她却要离开了,
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Pn Lim趁碰见我的时候叫了薏微和我与她一起拍了张相片留念。
现在我正想尽办法从Pn Khoy的相机中把那张珍贵的相片取过来。呵呵
 
说到薏微呢,
今天会在学校看见她真是绝大的奇迹,
但是她和我出席的原因是一样的,
就是为了交相片。
后来我到她班上找她聊天,
才知道她的手机昨天被偷。
她的手机其实是放在图书馆管理员特有的保险箱内,
但是她妹妹把她的手机放在一个很不好的位置,
而且学校最近应该是有人注意到常常有学生把贵重的违禁品放入保险箱,
所以把保险箱的门强行撬开,
然后伸手入内探索是否有手机等的贵重东西,
好巧不巧的,
薏微的手机就恰巧这样被偷了。
刚才其实我是一直在推销Ali Project的歌啦,
因为薏微是超级动漫mania,
怎样都不会有对牛弹琴的感觉吧!
 
刚才威毅、治铭、汉鑫和俊亿等人已经计划好逃学,
反正来学校也不知道到底要干些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要交相片,
今天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到学校来。
他们逃学的当儿,
也许是被保安撞见,
所以通风报信告诉纪律老师们。
当下纪律老师立刻进行搜索行动,
并开会商讨对付政策。
我和伟莉借故去了电脑室解闷,
对事情原由一概不清楚,
我们都是通过在班上的朋友才知道这件事情。
伟莉当然不可能让朋友被蒙在鼓里而遭遇处分,
因此传了信息给他们,
要他们快点回家,
因为害怕他们真的被纪律老师找到。
本来纪律老师并不知道逃学的人是谁,
事情也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不幸的是这个时候级任老师偏偏找上门,
来到教室前询问两位班长的去处。
看见他们的座位空无一人,
可说是一目了然。
如果纪律老师告诉级任老师有相关同学逃学的事情,
那逃学学生的身份就完全没办法被隐瞒了。
事态变得有点微妙,
现在会演变成什么都还是未知数。
只希望今后再也没有类似事情发生了。
 
哥哥今天和淑容去了太平出席淑容姐姐的婚礼,
有两天不在家里。
电脑房就暂时交给我吧!呵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