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College Open Day

2009年3月19日(四)     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九天

今天是和朋友到TARCollege Open Day的日子,我也尝试在今天把那份在教育展以RM10买回来的表格呈交上去。话说填这份表格也真够麻烦的,除了需要购买总值RM1.05的邮票之外,RM25的报名费又不能直接以现金缴付。而且那OMR表格真的让我填得快发疯了,一个一个小空圈子涂黑,真是考人耐性。再加上需要身份证、报生纸、SPM成绩、离校证书和参与国民服务证书的副本,我都几乎放弃呈交表格了。

吃完速食Laksa面拌牛肉片之后,就在上午十点左右由妈妈载淑莹和我到TARCollege去。本来我只是约了俪璇和淑莹去,欣颖本来说因为工作没空出席开放日,怎知道这天她居然传简讯给我说“我已经到了,你们呢?”我登时立刻惊讶得瞪大眼睛。原来欣颖辞掉了这份工作,所以可以出席了。真是要颁个“最常令人傻眼奖”给林欣颖小姐,常常约定好了要去某些地方,又在最后关头“放飞机”;今天呢,倒是早早就说了不能出席,无端端又忽然说能够赴约了,真是让人没有办法猜得透你耶……

不久后,淑莹和我就到了TARCollege。欣颖和俪璇老早就到了,在入口处等着我们两人。淑莹和我向妈妈道别后,我们四个人就走进TARCollege去。老实说,之前对TARCollege的印象不太好,是因为曾经在爸爸的鸡饭档当临时工时,受过TARCollege学生的晦气,当时我还曾经发誓永远都不会踏进TARCollege一步。如今,该说是天意弄人吧,我还是向命运屈服了,哈哈……

亲自踏进TARCollege的范围,要不是亲眼看过TARCollege的宏伟建筑,我绝对不会相信原来TARCollege是这么可怕的大!真的是大得会让人不小心就会迷路的那种程度耶!而且整幢建筑看起来相当先进宏伟,室内应该都是冷气房。除此之外,搭11号巴士的我们,才知道徒步行走在TARCollege是很痛苦的事,因为路途真的太太太遥远了,根本就不像是在学校范围内的感觉。不过我本身倒是习惯了,反正在国民服务时徒步走去某个地方的路途遥远基本上都变成琐碎事了。

好不容易走到开放日的地点去,同样是非常宏伟的建筑物,里面看起来也很壮观,我们还看到有健身器材在楼上,有人说应该是多用途场所吧!此前我也传短信给芸琪和芸妮,因为她们两人都在这里修读Business Administration文凭课程,我到来的时间正巧碰上她们休息的时间。不错,当我们四个人踏入开放日会场不久,我就看到芸妮正迎面向我走来,后面跟着的是芸琪。其实刚开始我还害怕自己认错人,还要再三确定,然后芸妮笑了,我想,嗯,这个人对我笑,应该不会认错人吧!我们很热情地打了招呼,然后她们很高兴地告诉我她们的教室停电了,不用上课,所以她们可以在这里溜达。她们坦承不喜欢Business Administration这科,所以读来非常费劲,因此她们苦口婆心地再三强调要我们在选科时好好考虑,要以自己的兴趣为依归。我听了,只觉得能够理解她们的心情,因为我本身也同样面对着同样的问题。妈妈和哥哥都希望我往工程学发展,但是其实我最有兴趣的,当然是中文系。没办法,梦想和现实,有时候就是很难取得平衡。工程学,无疑是很有前途和钱途的工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驾驭工程学的课程和工作。看情形吧!我要好好地考虑清楚。

TARC的开放日还是很有吸引力的,看到不少人正在询问关于未来的前途,俪璇和欣颖也不落人后地认真到处询问。淑莹和我倒是老神在在地研究着表格要怎么填,毕竟我和她都觉得大约确定自己在这里会念什么课程,所以也懒得到处去询问,反正关于文凭或证书课程我都没有兴趣。而且更多时间我是在和芸妮芸琪两姐妹哈啦一番,好像有谈不完的话题一样叽叽喳喳的。之后淑莹和我便坐在Pre-U柜台询问关于STPM或A-level的课程,果然在TARC的STPM理科班要念中文科似乎有很大的难度。但是比较起来,我更加不可能选择A-level,除了学费更昂贵之余,考试费也比STPM昂贵得多。如果TARC能够在给我中文科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话,我想我会选择一个新环境去求学。但是回去中华国中念中六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问完关于Pre-U课程后,接下来我的难题就是把表格填完并在今天呈交。由于在家里并没有完全填好OMR表格,而且常常被Bandar和Negeri的差别搞得我团团转,再加上我带了TARC表明需要的证书来这里复印,又要去买邮票给回邮信封和付RM25给TARC以便取得resit TARC(之前提过,直接缴交现金不行,所以必须付二十五令吉给学院以便获得TARC收据),好像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一般。再加上欣颖和淑莹的“锐利”眼神似乎在催促着我快点,我几乎就快疯了。当我还在填OMR表格时,淑莹、欣颖、芸琪还有芸妮都和我坐在一起,每次她们聊着聊着忽然停下来时,我都会紧张地大喊“继续谈天!不要停!”,因为我觉得她们聊天就证明她们还有事情要做,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像是在苦等我一个人填表格,我不喜欢这种压迫感,所以一直要她们聊天。幸好芸琪和芸妮这两个好心的美女对我“不离不弃”,一直陪我填表格、询问、复印证书、购买邮票、证书副本承认手续等等,所以在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我填妥了表格,并成功呈交了上去。在我忙着填表格的当儿,俪璇、淑莹和欣颖就坐在一处和巧遇的Eng Yong和明和聊天,真是被你们气死😄 除此之外,俪璇和我也在芸琪和芸妮的“怂恿”下报读日语班,我也只是先报个名而已,毕竟我觉得妈妈不太可能答应让我报读日语班就对了。但是RM210一个level,我只能说太便宜了,不报读的确有点可惜。后来我还抓着芸琪和芸妮拍照,以弥补上次在Bon Odori没有合照的遗憾。

在这里还有一件很让我惊喜的事情,就是遇见在国民服务认识的朋友–静仪了。天啊!她是从Johor Bahru远道上来吉隆坡耶!我怎么可能不惊喜呢?原来正巧她也要上来问一问关于药剂系的课程,只可惜TARC没办法给予答复(当然啦,这里是学院耶,又没有理科基础课程班,怎么可能会有关于药剂系的解说),所以她便陪着朋友上来询问并填表格。当时我也正在专心地填表格,忽然听到有人唤我“玲玲姐”,我便觉得奇怪了。在学校,会叫我“玲玲姐”的人不多,除了伟莉等几个人之外,“玲玲姐”这个名字是国民服务时的朋友常叫的。所以我下意识抬头看,咦,那不是静仪吗?当下我除了惊喜,还是惊喜。要知道静仪和我的住处相差有多么远,居然会有缘得在这里遇见她,真是太奇妙了!静仪似乎也很惊讶在这里遇见我,我们两人七嘴八舌寒暄了几句,才得知静仪上来吉隆坡是要和晓芬还有Hayly(也是国民服务的朋友)相聚。天啊,上来吉隆坡也不和我说,实在不够朋友 >.< 静仪也觉得在这里遇到我很不可思议,待会儿要向Hayly她们炫耀一番,我还提议拍一张相片当证据让她们看看。我还邀请她下一次来吉隆坡不要忘了来我家作客,她也说“ok,下次!”仿佛这一个下次就在不久以后,但是,可能吗?希望如此……

本来俪璇是想要参与Campus Tour(就是上巴士在学院范围绕一圈并作介绍,天啊,真的宏伟到像皇宫这种程度),但是淑莹、欣颖和我都没有想绕学院的意思,所以俪璇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地跟我们离开学院了。在此要再次感谢芸琪芸妮,因为她们愿意把我们载出TARCollege这个巨大的迷宫,如果让我们徒步走出去一定又是一阵怨声载道的。在这之前我们看到一个很大的游泳池,天啊!好壮观的游泳池!我们四个人都被吸引了,还直说要参加游泳学会。当然,那些话听过就算。芸琪开车,并叮嘱我们不要被安全带的铁锁“烫”伤,原来因为天气太热,把车内的一切晒得几乎可以煮熟一锅水,所以她才“语重心长”地叮嘱我们小心。这两个双胞胎姐妹也真够搞笑的,除了上了日语班后会在日常对白出现“daijoubu”、“yada”这些日文词汇之外,还会把英文化作日文念法,好像"stop!"会变成"sutoppu!"之类的。但是最搞笑的,就是两人之间的互动吧!据芸妮说,一直以来都是芸妮开车,直到最近才由芸琪驾驶,所以芸琪显得有点“鸡手鸭脚”的感觉,然后芸妮也煞有其事地大呼小叫“sutoppu!”好几次,双胞胎就这样互相叫来叫去,我们后座的四人就一直在后面窃笑。好可爱的两姐妹啊!我暗自对自己说。

她们把我们四人载到我爸爸的鸡饭摊后,我们下车向她们道谢和道别。转过头来看看,我差点以为我自己来错了地方—茶餐厅招牌换了。以前我印象中的招牌是很典型的茶餐食招牌,就是那种两旁有汽水或啤酒的广告,中间才是茶餐厅名字的招牌。现在换成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符合年轻人审美观的招牌,连名字也换了。我依稀记得以前的店名是类似美爱茶餐厅什么的,现在换成了欢乐茶餐厅(Restaurant Foon Lok)。对呀,我其实真的很久都没有再次踏足这里一步。我厌恶。厌恶的原因,是我被这里的人欺凌过。就是TARCollege的其中一个学生。你也明白我为什么也曾经发誓不要踏入TARCollege的原因。但是,现在我带着朋友来了。老实说,很像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什么狗屁话。

当然,一伙儿来吃我爸爸的鸡饭是我邀请的。我每次都向朋友夸耀自己爸爸的鸡饭很美味,不是老黄卖瓜自赞自夸,而是我由衷觉得非常好吃。其实爸爸的摊位没有什么改变过,只是旁边多贴了一张哥哥为它设计的菜单,以让顾客点饭时不会疑惑。爸爸本来不知道我回来,还问我们“吃还是打包?”这个例常问题。当他抬头看到我,我看到他有惊讶了一下,然后笑了。我也笑了。我们四个人都点了芝麻鸡饭,当然,我不用付钱。爸爸斩鸡的样子真帅。我一直拿着手机拍摄我爸爸,好像害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他女儿一样。RM3.50,你会觉得昂贵吗?希望你不会,因为RM3.50一盘鸡饭在现在这样的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是很难得的事情了。我在宣传吗?我承认我是。呵呵呵。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桌子换了。换得也比较切合年轻人的taste。一面吃一面谈,四个女生很自然地小声讲大声笑,好朋友,真的可以处得很自然。这或许是普通朋友和好朋友的差别。好朋友和知己也有差别。但是有一票好朋友,也应该满足了。我们说到朋友们,很多朋友拿了成绩心情低落,我们很关心他们,但是不知道怎样出言安慰。我们也说到大家的英文程度,大家一口咬定我的英文比她们好。见鬼,没看到我SPM只拿了个2A回来吗?但是俪璇坚持说听我说英文时非常流利。我想起3月12日当天,我和我化学老师聊天时,她在我身边。说到英文会话能力,我会进步那么多,全要归功于国民服务。在那里,你有必须要说英文或马来文的理由。不过,我没说我的英文很流利。那是俪璇说的。说到英文流利,哥哥似乎比我流利得多。当然,他比我大得多。我们还说到日文。俪璇当我像偶像一样,一直说我日文很好什么的。老兄,自学刚刚满一年,你觉得我的日文会好到那种可以和日本人自在交谈那种程度吗?我的目标正是如此,但是我觉得实现目标的时间最早也是在五年后。如果妈妈允许我上TARC的日文班,也许会快点。差不多下午两点多左右,我通知妈妈我先走了,然后和她们一起搭德士到LRT station。欣颖和俪璇在那里向我和淑莹道别,淑莹和我因为住同一区,每次结伴出游都会一起回家。我们再搭另一辆德士回到她家。本来想在她家多待一会儿,不过眼看要下雨了,我却忘了带雨伞,刚好这个时候,救星—我的哥哥拨电给我,问我要不要吃杂饭,我则问他有没有带雨伞。就这样,在进入淑莹家门15分钟后,我就随我哥哥回家了。和哥哥并肩走着。我常常在想,会不会很多人都误会我和他是情侣?不要笑,曾经有人问我“那是你男朋友吗?”,我差点翻白眼昏过去。不过有哥哥就是好幸福。我太依赖他了。18岁的他,还是自己一个人摸索回家的路。我呢,无论去哪里,都有他带着我。这对我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好说。哥哥在买杂饭时,老板问我SPM考得怎样,我不好意思回答,哥哥代我回答“10个A”,那老板大呼“好料!”并报以一个赞叹的眼神。感谢。10个A,对很多人而言,也许真的太好太好了。

晚餐,福建面。那炸猪油真的超好吃。接近睡觉前,去翻找图画字典,就是以前我们开始学习各种人物、器官、物品名词的入门书籍。毕竟要尽早学好日文,必须使用以前开始学习任何语言的方法。但是,同时我也翻找到好多哥哥留下来的STPM参考书,有pure mathematics, MUET等等。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把这些书统统搬回我的房间。是时候准备了,我想。

还有,病得好严重。伤风、咳嗽都快贯穿我的肺了。

洗衣机爆水管。暂时只能充当打干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TARCollege Open Day

  1. 二宝 says:

    有哥哥真好~~我只有认回来的几个哥哥姐姐,其他人都把我当大姐了……泪汪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