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R Open Day

2009年3月18日(三)     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八天
早餐-两片白面包
午餐-速食干捞面+两个煎蛋(耐不住饥饿而在国民服务后首次下厨)
晚餐-云吞面+咖哩面
宵夜-叉烧包(国民服务后第一次的宵夜)
—————————————————————————————
今天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就只是很努力地在更新blog以及上线,同时在线动漫依然行不通,气煞。还有,今天终于把校刊感言给打好修改好,然后通过MSN传送给负责同学。我想,在Microsoft word上两页满满的感言,对我这种只是得了10科A等的小朋友,应该属于过长了,我想一定会被删除砍成半页吧!真是心酸焉!忽然好羡慕去年度模范生温涵歆能够在校刊上写下满满一页的感言。呵呵,无论如何,感言也写好了,剩下来的,就由校刊编委会去办吧!总好过淑莹你们,完全忘了要写感言给校刊吧!哈哈哈~(我知道你们一定很不屑地告诉我有什么好写的,刊登在校刊上也没人看嘛~对我而言,写感言就像做一件善事一样,就当作是作功德积福吧!)
 
午睡:6pm至8pm。
 
2009年3月20日(五)     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十天
早餐-roti canai + nasi lemak
午餐-麦可思的奶油面包、沙拉酱鸡丝面包、Tuna面包、炸香蕉球、椰丝糕
晚餐-鸡汤味速食面
—————————————————————————————-
今天感觉上像是发烧了。感觉上是。但是实际上不是。好辛苦。
 
上网。睡觉。看戏。吃东西。简称“吃喝拉撒睡”。
 
晚上更厉害。淑莹一通电话过来,问我明天是否早上9时30分出发,结果演变成1个小时半的谈话,简称“煲电话粥”。谈话内容南辕北辙,什么都乱讲一通,包括小说交换阅读计划、温涵歆和林慧萍的相似点、JPA奖学金、校刊感言、傻笑与智商的关联、你的脸圆了点、明天听讲座的会场会不会很冷、看英文小说我一定撞墙等等,当然还有一些秘密。我自己也很奇怪,似乎很自然就把所有心事告诉她,也不怕她以后把那些当成把柄来威胁我,呵呵呵。就这样时间就很快的过去了,本来根本没有打算停下来,只是不知道是我还是她误按挂电键,谈话就这样忽然断开了。不过也好,第二天还要早起身。晚安。
 
2009年3月21日(六)    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十一天
 
今天的早餐是杯面+Nescafe。爸妈今天没有去工作。不是假期当中,而是不要去工作。但是妈妈也没有为我煮早餐。当然,一大清早要劳烦她载我去UTAR开放日,她近来没有怎么休息过,早餐还是我自己解决吧!那个杯面成了我救命稻草,毕竟刚刚起床的我也懒得动手煮些什么。然后吃饱,换件衣服,梳理头发后,妈妈就载我去接淑莹一起前往UTAR。
 
突发状况1:当我拨打她的手机时,她没有接。我尝试再拨打多一次。依然没有人接。我的天!我心里暗自叫苦。陈淑莹你该不会是还没睡醒吧?这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我差点吓昏了。无数可能性浮现在我脑海:如果她还没睡醒,那我要一个人去吗?那岂不就是在俪璇早上十点半去UTAR之前我就得一个人听讲座吗?还是直接留在家里?那俪璇可不就被我爽约了?一面想我就一面焦急地给淑莹的手机或家里拨电,我想至少十次左右了,但是都没有人回应。这个时候妈妈和我已经到达淑莹家外面附近的湖边了。我心跳加速,在这里空等不是办法吧?难道真的得一个人去?我没这个心理准备耶!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在我手中震动。来电显示:TanTan JIE。哦!谢天谢地!我立马接电话,但是也立即想到她是否会因为睡迟而向我道个歉然后让我一个人去。再一次谢天谢地,那都是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得来的。淑莹说她准备好了,只是正在戴上隐形眼镜,不便接我的电话,再加上看到我追魂式拨电,令她很紧张,所以戴得比往常更慢。屁啦,平时也没快多少。呵呵。等到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才松了一口气。小姐,真的被你吓死了,谁叫你那么多前科(放飞机+迟到+睡迟XD)?那是第一个突发状况的经过。
 
到了UTAR的后门,淑莹和我下车向妈妈道别后,便结伴走进去。我的天,这后门的路途会不会太遥远了?看着长长的柏油路延伸到我们前方,进入弯角,看似没有尽头的路,真的把我和淑莹吓坏了。我们还喃喃说着如果有脚踏车就好了之类的废话。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了不像大学的建筑物,但是路标上指明:Open Day UTAR。好,我宣布,我对UTAR的幻想破灭。我是说我对文良港的UTAR校舍幻想破灭。淑莹上前问了保安员关于Open Day的所在地点,他指指我们右边的校舍,告诉我们在“那最高的建筑物”。走进去,搭了电梯。看到两个人坐在一个桌子前,我们向他询问“SA226”的去处,他们会意地让我们填下名字和电话号码报名。望望手表,接近上午十点。但是淑莹和我居然是第一个踏足SA226,中文系讲座会场的人。我们很错愕,但是依然朝望向我们的讲座老师微笑。她也礼貌点头示意。我心里冒出很多很多问号。我有没有进错房间?待会儿会否只有淑莹和我在听讲座?甚至讲座因为太少人而取消?我的天!我第一个想破口大骂,这是什么鬼开放日?真的是人烟稀少得让我误会自己是否记错了日子到这里来耶!老实说,我是为讲座老师感到不平与同情。王八蛋,谁会愿意花时间准备一个讲座,但是最后只有不超过十个人在听。我强调,是不超过十个人。从淑莹和我入场到我们离开,真的只有不超过十个听众在会场内,包括淑莹和我。但是,再尴尬也是要打破沉默。眼看时间是不等人了,讲解老师—廖冰凌博士向大家打个招呼,我们全都专注望着她。她首先介绍自己,然后再切入正题。她先介绍关于拉曼大学中文系的历史,然后再讲解中文系的科目。她说到中文系将会移师金宝的主校时,我心都快碎掉了。天啊,本来念中文系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了,现在还要搬到外州去,完了完了,我完了。然后,她提起毕业之后的一些工作,尤其说到若要当老师可能还要再读三年师训,我心里暗忖:见鬼!那岂不是要读六年?后来老师也说有关方面正在交涉,希望可以缩减至念一年师训。唉。中文系荣誉学士。一个我多么向往的荣衔。但是看来已经渐行渐远了。天知道,我看了中文系的科目之后,我想要念中文系的渴望有多么大。但是,行吗?嗯,或许还有一个机会。STPM。如果我STPM拿中文科,并且考获佳绩,而同时我的理科成绩糟透。那样就有机会。我心想。但是我不是那种可以拿自己考试成绩开玩笑的笨蛋。可以的话,我当然想领取一张漂亮完美的成绩单。
 
我向廖博士要了联络方式。我向她说起我现在面对的窘境。我想读中文系,朋友们都知道,父母也都知道,哥哥也知道。但是,家人总是强调工程学有多么好、多么有前途和钱途。现在,我只能寄望我的STPM,能给我一个答案。廖博士很好人。她了解,像我这种考试成绩不上不下的人(严格来说是表现得太过平均,平均得不知道哪一项才是我真正的专长)要现在立刻下决定很困难。我心里绝望地盘算着,如果我以后真的没有机会进入中文系,我想我更必须在STPM拿中文科。至少,对我自己而言是一个安慰。STPM对我而言有三种情况。第一,如果我中文考得好,而其他科目很差,那好办,这张成绩单足以说服妈妈让我念中文系。那是最坏的打算,我也不要这样。第二,如果我中文考得好,其他科目也非常好,那好办,我会选择念理科,因为这张成绩单一定没有办法说服妈妈让我念中文系,而中文科考得好就是给我的最好安慰。第三,如果我中文考得很烂,那别的事情对我而言都不再重要了,我可以对中文死了一条心,然后也可以凭着别的成绩好坏选择科系。但是第三种情况很像自暴自弃。严格上来说,第二种情况才是每个学生都想要的。我也想要。但是,一旦如此,中文系之梦,就会向你挥手道别说bye bye。三种情况,对我而言都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的确如此。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记得有part time课程。等我以后出来工作再说吧!
 
上午11点15分。当时中文系的讲座延长了时间,我吩咐淑莹先自己去听工程学的课程。看得出我有多偏心了吧?宁愿留下来听中文系都不愿意准时到工程学讲座报到。当然,最后我还是进了工程学讲座会场,然后坐到淑莹旁边。但是,在我坐下还没有10分钟,讲座就结束了。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是什么讲座?要敷衍也该有个限度吧?我知道工程学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完,但是你好歹也要拿多一点诚意来解说吧?之后是Q&A环节,抱歉,我没有兴趣问什么,也许心里面我早就判工程学死刑了。但是,家人一直给它特赦。我还能怎么做?上午11点40分,讲座结束。还有20分钟。我们晾在冷气机吹出来的冷风下等待下一个讲座。忽然,我们想起俪璇。在此前,我们一直sms俪璇叫她过来SA Block,但是她说找不到,然后她说她在Sports Complex。嗯,我本来没有很细心想过Sports Complex在那里,只是一再催促她过来。知道讲座结束了,淑莹和我就在二楼的窗口往下看,还是没有俪璇的踪迹,我们开始疑惑了。俪璇明明就传了一封“someone is guiding me”的短信来,不是有人带她过来吗?后来我想起她刚才在Sports Complex。啊?Sports Complex!!!????
 
突发状况2。Sports Complex就是TARCollege举办开放日的地点。是TARCollege,而不是UTAR。但是淑莹和我现在就在UTAR的SA Block啊!我的天啊!我开始自责。是我忘了告诉俪璇这个讲座是在UTAR,而不是在TARCollege吗?后来淑莹拨电给俪璇,确定俪璇真的走错地方时,我更自责。不幸中之大幸就是,TARCollege其实就在UTAR旁边。我在想,如果搞错的地方是KL campus的UTAR和PJ campus的UTAR那么严重,我是否还会原谅我自己。后来俪璇说,她在Sports Complex的开放日听着另一个讲座,迟点再过来。好吧!我心想。也好,她在迷路的同时还有别的事情做,至少不是盲目找寻我们一句钟的时间。
 
12pm。心理学讲座。我们入座。讲师是一名头发飘逸的印裔女老师。起初我觉得这个老师看起来好凶—别误会,这个老师还挺漂亮的,就只是觉得她解说时太过严肃了点。后来她也渐渐有了笑容,我才后悔自己那么快对陌生人作出判断,以貌取人。老实说,心理学的课程真的很有吸引力。其实我早就对心理学有兴趣,自从认为自己有心理毛病开始。我有兴趣的科系虽然不少,但是心理学是少数在我心目中有很高地位的科系,当然,仅次于中文系。金融、经济、精算学、酒店管理、公众关系、企业管理、会计等等,抱歉,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想对这些科系提起兴趣,至少挣得饭碗的几率挺可观,不过想到以后我必须每天和堆积如山的文件夹、密密麻麻的数字、复印机、打印机、碎纸机等等打交道,我应该会吞下扭成一团的高级A4纸自杀。我在想,如果念了心理学,能够更了解并调整我自己的心理状态,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你知道的—在马来西亚,心理学没有前途的观念已经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因为心理医生咨询诊疗所在大马并不普及,绝大多数的大马人都觉得去见心理医生就是神经病人,或是不正常的人。所以,无论我多么有信心,如果我念心理学,我可以把它念好,但是,这不重要。重点在于,它不在我家人的期望中。尤其在我询问有没有part time course,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时,我心想,再见了,心理学。
 
其实我对位于金宝的主校也挺感兴趣的。中文系和心理学的讲师不约而同提到金宝主校是个非常良好的学习环境。这是一个具有深意的词。非常良好的学习环境,就是能够让你专心地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念书,然后四周的自然环境优雅,花、草、树木、草原、小鸟等等与恬静舒适画上等号的词汇在那里都不缺。最重要的是,那里没有任何事物足以诱惑学生。哦,这才是重点。意思就是说,那里附近没有购物中心、没有很多主题餐厅、没有很多网络咖啡厅……也许对KL人而言,就像是一无所有。尤其是享受惯了的都市人,到那里的感觉也许就像吸毒者被关进戒毒所一样。对一直都是宅女的我而言,不能逛街娱乐什么的其实对我没有很大的影响,当然如果自己一个人住在外边,就必须要有至少一间能够让你随时添货的杂货店。其实我只害怕一件事—不能上网。如果是那样,免谈。所以说了那么多,其实我就是正在说废话。
 
1pm,讲座结束,我上前和心理学讲师聊起一些关于学术上的课题,她果然是心理学出来的。她知道我妈妈要我念工程系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很有前途,而且UTAR工程学的课程并没有移师金宝或PJ,一直还留在这间KL campus。如果我念工程学,不就方便多了。对啊,这样我的未来也应该方便很多。去厕所“方便方便”的那种方便。对不起,又语无伦次了。
 
突发状况3。后来,淑莹和我决定在这个时候暂时离开UTAR,因为淑莹要到TARCollege去呈交她的申请表格,之后再吃午餐。天,你不知道我们当时的肚子饿得快敲锣打鼓了。可是,就在淑莹和我准备离开UTAR前往TARCollege时,淑莹拨电给俪璇,始得知俪璇居然刚刚从TARCollege走出来,正要过来和我们会合。我败给天了。要令我再多内疚几次才安心啊?我们赶紧告诉她不要再过来UTAR了,我们出去和她会面。之后,我们在保安亭旁看到她,她也注意到我们了,还跨步走过来。我立刻大声朝她喊:“不-要-再-走-过-来-了!”原因是,我知道她走太长的路了。刚刚这样从TARCollege走来,好不容易走过来了,却得知必须再走回头。如果我是俪璇,我应该会发火。当然,这只是假设。我们三个人就一起从UTAR走去TARCollege。其实,走路并不累,前提是那路是平坦的。但是我们从UTAR去TARCollege,根本就像爬山一样。老实说,我觉得当时我的肺几乎停止了运作。我的胸口很痛。是因为我昨天才刚刚差点发烧,咳得肺都快穿洞的感觉,今天一整天都觉得胸口有东西哽塞着,非常不舒服,甚至有点使呼吸不通顺。因此,上山这种运动,需要我吸入大量氧气时,我的胸口起伏使我的胸腔更不舒服了。但是我没有说,只是尾随俪璇和淑莹走到TARCollege。我们讨论后决定先让淑莹把表格交了再去吃午餐,TARCollege有个食堂。到了Sports Complex,我们看到人潮汹涌,当然汹涌程度没有在购物中心那般高。比人潮,学府永远比不上购物中心。我是那么认为的。但是,TARCollege显然比UTAR更了解什么才是Open Day,对照在这里看到的比刚才在UTAR看到的,简直相差一万八千里。看来UTAR是忘了成立宣传部吧?我也是偶然在教育展看到宣传单才知道今天开放日的存在。不过,也许TARC和UTAR没办法比较吧!怎么说呢?TARC是学院,UTAR是大学,在学院就读后的学生不一定会升上大学,所以人数一定会骤减。
 
俪璇和我陪着淑莹到处跑,这边复印证书、那边买邮票和收据,这边找订书器那边找浆糊,终于在接近下午两点左右交了表格。而俪璇呢,从买好表格开始,就一直踌躇不决是否要在今天内把表格填好,前后重复“OK!今天交!”和“还是下次我自己来交吧!”不下3次。真是被她气死。之后我们一起走去食堂吃午餐,途中俪璇因为某些原因一直“亏”我观察力不好,我趁机自嘲“没错,所以我本来就不适合念理科!”。后来我们看到食堂好像关门了,我们三个暗自叫苦,天啊!肚子快饿扁了啊!后来我们看到食堂里还有人,我们一个箭步飞上前去,熟食如饭、面等等是真的没有了,不过还有剩不少面包点心之类的食物。卖面包的叔叔真的很好人(为什么好人呢?只有俪璇、淑莹和我知道)。淑莹买了个鱼扒包、鸡丝包、烧包和GoodDay巧克力牛奶至于俪璇买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就记得她和淑莹一样也有GoodDay巧克力牛奶。我则买了鱼扒包、小型甜甜圈五个、ChokiChoki巧克力膏和Kuih Potong,饮料方面就买了Ribena和GoodDay鲜奶。俪璇和淑莹看到我买那么多,陷入傻眼状态。没什么好傻眼的,请参照我部落格个人资料自我介绍那部分,我最舍得花钱在什么地方就可以明白了。
 
走出食堂后,我们找个有树为我们遮荫的位子坐下来,并享用刚刚买下来的面包当午餐。我们一面吃一面聊天,我们说到TARC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就像我们现在坐着的地方真的很有公园的感觉,而且设备也挺不错的。但是其弱点就是因为收学生的标准太低,造成学生水平过于参差不齐,导致许多人对此学院的口碑有所保留。我们也说到大家都很喜欢“煲电话粥”,最近和淑莹进行电话马拉松两次了,而且都在一个小时半左右,俪璇和淑莹跟着附和,也说到欣颖、颖祎等人也很喜欢马拉松式电话聊天。俪璇、淑莹和我就这样一直谈笑风生,很自在很开心,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仿佛时间就停留在那个时候。后来淑莹一口气把所有买回来的面包都吃光了,轮到俪璇和我傻眼,直嘲笑她是“猪”。眼看时间接近下午三点,是时候回去UTAR听关于生物科学与化学的相关讲座了。刚好这个时候,淑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衣服、袋子、书本不慎被巧克力牛奶沾到,三个人就因为这样又手忙脚乱了一会儿,才在下午三点十五分回到UTAR去。
 
Bioscience & Chemistry。我们三个人似乎已经没有听讲座的心情了,除了只记得讲师似乎不断重复"Alright"不下五十次另我们忍俊不禁、以及看到金宝主校的研究室非常壮观美丽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从这个讲座获得什么利益。之后我还和淑莹说起,为什么在我们所出席的SA226举办的讲座讲师都是女生,而在SA225的讲师都是男生。SA226的讲座有中文系、心理学和大众传播等,而SA225的讲座都是关于科学、工程学、物理等等的科目。果然,在驾驭理科方面,还是男性比较有优势吧。
 
突发状况4。在讲座还剩半个小时的Q&A环节时,我们三个人就见机一溜烟飘出去,然后走到Career Guidance Workshop去。此前我们三个人没有一个是有打算要过来这里测试自己的兴趣和志向与工作的选择方向。把它列为突发状况的原因,是淑莹和我本来打算要在下午四点钟回家,但是来了这里之后,我们回家的时间变成5.30PM。本来约好哥哥下午四点钟来把我载回家,但是因为这突发状况,导致我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传短信向正在发牢骚的哥哥道歉。话说回来,这个测试其实我们早在中三时就做过了,那时是为了选择理科班或文科班而做的测试,但是一般人并没有把这样的测试放在眼里。然而当时我得到的测试结果,我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那测试就是RIASEC测试–Realistic, Investigate, Artistic, Social, Enterprise and Conventional(Holland’s Self-Directed Search)。我记得中三那年,我在Investigate和Artistic这两个部分获得同分,也就是无法分辨我到底是更趋向于研究型还是艺术型。Career Guidance Workshop的主讲人Jessica还挺幽默风趣的,而且似乎挺有经验的,在知道我测试出来的code是AIS(Artistic,Investigate,Social)之后,居然问我是不是左撇子。登时我吓着了。你怎么知道的?我心想。或许她的确有看到我是用左手作答,但是当时在场有不少人,要记住我用左手也不容易吧。我记得我的得分是:Realistic=3, Investigate=28, Artistic=34, Social=20, Enterprise=12, Conventional=2。由于一般认为左手的人的右脑相对比较发达,所以我更倾向于注重创意和想象力的Artistic,但是同时我的理科成绩也不错,所以在Investigate也取得挺高的分数。综合同时在Artistic和Investigate的高分数,主讲人忽然杀出一个问题来:“所以你平时的成绩一定非常好吧?”我愣住了。你要我怎么回答啊?难道说“对,对,是非常好的”这样的屁话?我转过头看看俪璇,俪璇会意地帮我回答“Yes, extremely good”。老天,我什么时候变成extremely good啊?算了算了,当下我也就笑笑带过。没记错的话,俪璇的密码是SIE,而淑莹的是IAS。AIS和IAS,我和淑莹看来还挺有相似处的。
 
讲座结束后,大约在5.45PM时,哥哥驾车来载我们。车上还坐着另一个人–淑容。本来淑莹是要来我家打印关于JPA的申请证书,但是哥哥这个时候先要到Carrefour去病问我要不要跟去。我当然不肯错过难得逛街的机会,但是想到要怎么“处置”淑莹时,我们都很踌躇不决。当然在想办法的同时,俪璇、淑莹和我三个人在后座也不断讨论刚才做的RIASEC测试,之后也说到之前我有让她们做的DISC测试,我说到俪璇是“I”类型的,但是我忘了DISC中的“I”代表什么意思,哥哥居然这个时候插嘴说“Intelligence”,我下意识地就口快驳斥“不是啦!”,俪璇和淑莹则被逗得哈哈大笑。说着说着,我们到了LRT站,俪璇就在这里下了车。之后哥哥从后视镜看着我问“macam mana”,我说我想去逛街,然后转过头努力说服淑莹陪我一块儿去。淑莹最后答应了,反正从Carrefour再回家也可以打印那份证书。决定后,哥哥便往Carrefour驶去。途中,我忽然问起廖博士的年龄,因为我觉得她看起来很年轻,但已经是博士了。淑容正在念中文系,当然知道廖博士是谁。淑容说,她记得廖博士称自己“三十出头”。淑莹这个时候很笃定地说“32岁”。我很惊讶地转过头看着她。为什么她会知道啊?廖博士明明就没有说。淑莹就解释道,廖博士在讲座上称自己“十八岁离家,十四年没有回过家,今年才回来”,所以如果以逻辑思考计算,18岁+14年,不就是32岁吗?我的天!全车人大笑。淑莹,好样的!你果然是Investigate最佳代言人!
 
突发状况5。到了Carrefour,哥哥叫我和淑莹自己去逛街。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无论是对我或者对他而言,反正他也要和淑容独处,我当电灯泡也太多次了。淑莹和我先去买冰淇淋吃,她买红毛榴梿口味的,我则买巧克力口味的,之后我还去买了takoyaki。Carrefour一直以来都很多试食档,我们也到一些摊位试喝了某些饮料。其实有时候我不喜欢到试食档试吃或试喝,因为我总觉得推销员总是用一种很炽热的眼神直视你并喃喃地念咒语“买啊~买啊~”那种感觉,令我觉得很不自然。再说,我不是一个精明消费者,尤其是关于吃喝,被推销员口若悬河地以三寸不烂之舌落力推销后也不好意思回绝。所以,当天我就在推销员的推荐下买了一包RM14左右的高钙牛奶咖啡。当然,我是考虑到妈妈喜欢喝咖啡,再加上妈妈的身体一直都需要补充钙质,我认为一举两得,所以才买下来的。之后,我提议到游乐场去玩,淑莹也很兴奋地答应了。我们两人一人买了值五令吉的10个游戏硬币。我提议先玩投篮机。淑莹似乎比较少到这种地方来玩,所以首75秒才获得38分左右,如果我没记错,要进入第二关似乎要超过50分左右,所以淑莹浪费了两个游戏币只玩了75秒。我呢,则是获得自己的最高分133分。我知道比起很多专业投篮者133分是可怜地低,不过我没有比较的意思,因为其实这也算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玩一个投篮机。怎么说呢?每次我玩投篮机都是和表姐们合作的,然后默契不好时就会把原本接近进入的球弹开,这次我一个人玩,反而获得比合作时更高的分数,我自己都吓一跳。不过玩投篮机的确很累人。淑莹和我决定挑战极限再玩第二次,这次淑莹只差四分就能进入下一关,让她很无奈。而我呢,因为体力不足,所以只取下121分。后来我们玩一个用小球丢荧幕的游戏,荧幕上会出现像酒瓶、蚊子、蜜蜂等等的东西,我们要用小球去丢中这些东西,这个游戏很考速度、反应、准确度等等,但是非常有趣。就在淑和我玩得很高兴当儿,忽然我感觉到有一个人插了进来一起玩。我下意识转过头,老天,原来是我哥哥,都快吓死我了。我们依然玩得很兴奋,不过分数不高。哥哥炫耀说自己曾经四关都得S级(最高分的级数)。之后他问我还有没有游戏币,我便把我剩余的四个游戏币都给了他。淑莹还剩下四个游戏币,本来她很想玩赛车,但是很不幸的一直有几个捣蛋的小孩子坐在座驾上不肯离去,顽皮地自以为是F1赛车手般模仿驾车,之后眼看时间不多,哥哥催促我回家了,我们便用剩下的四个硬币玩打鼓游戏。第一关,淑莹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获得非常可怜的低分;第二关,轮到我失误连连,淑莹扳回一局;最后一关决胜局,还是我胜利了,呵呵~总分加起来,无疑是我赢了。就这样,第一次的“佳惠与淑莹的游乐场PK赛”,由我大获全胜啦!我希望下一次还有机会让淑莹复仇呢!嘿嘿~
 
7.30pm。回到家来了,哥哥和淑容再走路去夜市。本来淑容不太愿意另外走去,毕竟如果没有载我和淑莹回我家的话,本来他们可以直接把车泊在夜市旁边,买好东西后再驾车回来。淑容在车上还半开玩笑地对哥哥说:“我在pasar malam等你。”
我听了,立刻意识到自己连累了他们,只好对他们说:”Sorry咯!连累到你们……“
哥哥很不客气地说:”哦,你知道就好。“
我赌气地回应:”最多下一次我请你吃Carl’s Junior咯!“
”哦,最近变得有钱了,那么大方吗?“
”不知道谁说过如果我SPM拿不到全A要请我吃Carl’s Junior?“
”不知道那天Secret Recipe的Chicken Cordon Bleu是谁请的哦?“
”那我把钱还给你,你再请我Carl’s Junior吧!“
”那和你用自己的钱买来吃有什么不一样?“
”Carl’s Junior比较贵嘛……“
好,我承认是废话连篇。那是我和哥哥相处的模式。
 
突发状况6。在哥哥和淑容到夜市去逛街的同时,我和淑莹立刻跑进哥哥的房间,因为淑莹要借用打印机打印JPA的申请证书。那申请证书必须要上网才能显示的。但是很不幸的,这个时候我家的网络断线了!这个时候才来给我断线!我们两个就绝望地商讨接下来的对策,因为淑莹星期一就必须带着那张证书去面试了。我觉得很抱歉,毕竟劳烦淑莹来了但是却帮不上忙。最后,淑莹决定明天去买一架printer,反正日后要用着printer的地方还多着呢!暂时解决了问题后,淑莹便问起我有没有国民服务的相片,然后我打开,说起在国民服务的回忆。我说到敩珊真的瘦了很多,对照她以前和现在的相片才会发现。淑莹看了相片的对比后,才赫然发现敩珊真的瘦好多,尤其是脸部。后来我每翻到一个朋友的相片,就向淑莹说起我在国民服务和那一个朋友的故事,聊得很高兴。聊着聊着,时间也就这样过去了,她的妈妈也到了我家,要来载淑莹。
 
突发状况7。下楼。妈妈问我们有否把东西打印出来,我说网线断了,没有办法打印。哥哥听到后,很疑惑地问我网线怎么断了,随即恍然大悟地说”网线没有断,只是驳接去淑容的手提电脑而已!“当下的我和淑莹立刻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淑莹的妈妈已经到了,但是现在也是打印该证书的好时机啊!怎么办?后来我叫淑莹告诉她妈妈稍等,我们这就去打印证书,毕竟这证书对淑莹的面试很重要。我和淑莹就跑上来哥哥的房间,待哥哥把线驳接回他的电脑后,我们便手忙脚乱地上线、浏览JPA网页、打印,历时15分钟左右。打印好后,淑莹连声道谢后便匆忙离去,毕竟也让她妈妈等了很久,不知道她妈妈会不会发牢骚呢。多么戏剧化的一天啊!那么多突发状况,真是快把我累死了。
 
吃了椰浆饭、海鲜豆腐和炸鸡块当晚餐后,我便准备去洗澡,这个时候妈妈又说起念中六的事情。我说我希望在TARC念中六,但是哥哥听了就很不屑地说”你去那边不是读书的!“,看来大家对TARC的坏印象还挺根深蒂固的。听着妈妈和哥哥数落TARC,我忽然感到莫名的怒火。现在就连让我决定在哪里就读中六都要你们来插手吗?你们能够打包票,中华国中的中六学生每一个都是优秀生吗?我只是想换一个环境去念书而已,我的想法没有错啊!你们不需要完全拒TARC于千里之外吧?
 
当然,那些话我都是在心里骂出来的。不过我的表情也足以让他们知道我心情非常不好,而且是因为他们的话引起的。我不介意他们给我意见,但是他们不是在给意见,而是在教训我,在强制我服从他们的选择。妈妈也看得出我满腔怒火,即时把语气转换,说成让我自己去考虑。但是没多久,她又开始说起工程学的事情来了。我的天,我不是第一次告诉过他们我不喜欢工程学,我要考虑清楚再说,再加上我当时的心情已经足够烦闷了。但是妈妈似乎不在意我的话,她一直不厌其烦地、口若悬河地解说工程学有多么多么的好,念了出来多么多么的有前途,能赚很多很多的钱。
 
妈妈,我很爱你,但是你可以不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去说这些吗?我心里暗暗说着,然后放下手中的报纸,走进浴室去洗澡。我任由热水淋向我的脸。我要我自己清醒,快点决定我要走什么路。我实在欠缺了下定决心的勇气。我真没有用。我忽然很懊悔,我忽然有种很悲观的想法,为什么我天生下来就让很多人认为我是聪明人?我聪明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成绩好,就会让他们觉得我是有能力去驾驭理科,好像工程学这种科目。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兴趣就会彻底地被忽视。敩珊,我忽然好羡慕你。你能往自己最有兴趣的艺术科发展,在这方面你省却了烦恼的选择题,因为你决定了未来会走什么样的路。我预见得到你的成功。我也能预见朋友们的成功。忽然,我想到一句妈妈曾经告诉我的话。“如果你选错了路,以后你看见别的朋友比你成功时,你一定会很绝望的。”
 
这句话点醒了我。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去决定自己要往中文系发展。因为我害怕。我害怕当我看见我的朋友都比我成功时,我会感到不是滋味,我会不爽,我会绝望,我会害怕我是个失败的人!当然,中文系并不意味着失败,理科并不意味着成功。我知道,但是我依然没办法作抉择,我害怕我自己选错了路,我会后悔一生。你们都应该知道<The Road Not Taken>这首诗吧!老天,现在我就处在分岔路口,久久不能决定要往哪一条路走。
 
我哭了。厌烦的心情,让我想找人倾诉。淑莹很不幸地成为我的倾诉对象。我们互传短信,说着说着,我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向淑莹道谢。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我们认识了,到现在仅仅三年左右,但是我们已经是每次见面几乎都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需要向她道谢。你是我最特别的朋友。希望友谊永固。我说。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很少人有资格坐上这个宝座哦!她说。老天,你还是很会说废话。谢谢你,淑莹。
—————————————————————————————–
 
谢谢你们,朋友们!
如果我有能力,让你们觉得我是你们的朋友,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谢谢你们,老师们!
如果我有能力,让你们觉得以我为荣,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谢谢你们,我的家人!
无论我多么喜欢埋怨,我也不能否认是这个家孕育出今天的我。
如果我有能力,为这个家做些什么,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2009年3月22日(日)    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十二天

早餐-(还没睡醒)
午餐-干捞板面+汤板面
晚餐-煎鱼+炸马铃薯+炒肉拌饭
宵夜-炒面
————————————————————————————–
睡到下午一点才醒。因为昨天晚上看着向淑莹借来的书《姐姐的守护者》,一直被紧凑的情节吸引我不肯把书本放下睡觉,就是有一种意念“再多一页、再多一页”这样在脑海中重复很多次,最后真的再也拗不过周公的苦苦召唤才在凌晨三点睡去。
 
《姐姐的守护者》有390页左右,当然得花上一整天去看。所以今天我一整天都窝在床上看这本书,老实说我看书不算快也不算慢,这是合理的时间。那是我推算自己能在今天内看完的理由。不过,还差80页没看完,我又在凌晨三点多去见周公了。
 
至于第二天星期一发生了什么事,请参照之前的部落格。也就在被叫醒后再也睡不下去时,我下决心把这本书看完。最后看完了。11.15am。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的天,这真的是我看过那么多本小说中,情节最紧凑、让你无法呼吸反应过来又再给你另一波高潮的绝世佳作了!故事情节编排得太完美,也太过巧合,不是那种刻意的巧合,而是巧合得你无法挑剔什么,然后往往就这样出现你意想不到的情节。我问自己要写个读后感吗?嗯,也许,但不是现在。因为我还没完全抽离故事剧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UTAR Open Day

  1. 二宝 says:

    椰浆饭、海鲜豆腐和炸鸡块..面包、牛奶……噢!!字里行间冒出好多好多的食物~~~真让人口水!!记得我当初准备入大学前,不过就是去各个大学校园里面晃了晃,甚至没机会去了解各个学科,只是最后和父母协商了下,觉得哪个专业“可能”不错,就报了。虽然在后来看,学国际贸易、营销专业的比学管理专业的有更加广阔的就业空间,但是,每个人的际遇不同,遇到的人和事也不同,在班级里至少也能认识好多的朋友,不用后悔。未来是自己创造的,即使你去读心理学,也不代表你一定要去当心理医生或者老师(虽然这是学心理学的人的理想)你完全可以把心理学知识应用到广告、人力资源等等的领域,同样,学工程的也不一定就从事那些枯燥的工作。所以,好好去了解你可以选择的专业,然后作个不后悔的决定吧。加油!

  2. Stephanie says:

    Wow jia hui…too many chinese words i lazy to view it all haha XPjuz view half nia…ya tat fong yean recently didn\’t late or ffkmiracle l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