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两个星期

又好一段时间没有上来更新了。
除了网线出现问题之外,
近来似乎因为烦恼着不久后开学的事情,
心情非常不踏实,
加上我的伤风自从国民服务回来到现在都没有痊愈,
而且回来以后一集动漫都没有看过,
所以啊最近的生活只能用一塌糊涂来形容。
 
上个月,迷酱姐姐从中国拨电来,
我第一次听见对方的声音。
她的声音很好听,
非常温柔的感觉,
和她在相片中的中性气质很不搭。
刚开始我们两个都显得很别扭,
说起话来有点不自然,
因为我们此前都只在网上字面上交流而已,
再加上起初我对她浓浓的中国腔也很不习惯。
后来我们两个谈了好久,
渐渐地话题也变多了,
谈到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
我居然也忍不住地哭了。
说着说着,
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
通话费也接近耗尽了,
我们都很依依不舍地话别。
本来她答应第二天也会拨电来,
但是后来她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所以没有兑现承诺。
我不怪她啦,
虽然当天我真的很伤心。
私はずっと素敵なお姉ちゃんが大好きですよ!
—————————————————————————————
 
上个月25日,
曼怡到我家来作客。
好久没见了呢!
我们在初中一的时候认识,
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升华成知己般的好朋友,
只可惜因为她爸爸工作的关系,
她被迫在中二时就搬迁到八打灵再也地区去,
也转校了。
据我所知,
她此前搬家的次数不下五次。
此后,
曼怡一年平均会过来我家和我相聚一次,
通常我们都会把玉燕也叫来,
因为我是通过曼怡认识玉燕的,
之后三个人也变得很熟识。
但是中午那年因为SPM的关系,
我们并没有见面的机会。
后来我也去了国民服务,
回来后她主动联络问候,
我开玩笑地问她可否来我家,
她居然答应了。
当天她一见到我,
就惊讶地说我穿了耳孔,
我不以为意地告诉她是去年的事情了。
果然仅仅一年没见,
很多事情都可以变得不一样。
 
当天我们也聊了不少,
包括SPM的成绩、未来的计划等等,
后来她看到我哥哥的房间内有吉他,
便问我有没有学吉他,
我回应那只是买来当摆饰品。
本来哥哥和我都想自学吉他,
后来因为学业繁忙而作罢。
曼怡说她也会玩吉他,
我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后来我想起曼怡的爸爸是乐器店的老板,
曼怡在耳濡目染下无师自通学会钢琴和吉他,
真是羡慕死人了。
一直聊到下午两点左右,
本来我们打算到外面去吃午餐,
但是看到门前因为修理公路工程,
而被像山一样的沙砾和大罗里阻挡着出口,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就意兴阑珊起来,
直接告诉曼怡午餐在家里解决,
她也没有异议。
老实说,
我家有的食物不多,
就只有速食面。
请客人过来吃速食面似乎有点怪怪的,
但是曼怡说不介意,
她只是想填饱肚子而已。
后来,
煮好速食干捞面后,
我还煎了鸡蛋面包,
之后更意犹未尽地煎了两人分的鸡蛋。
虽然不是山珍海味,
但是饿得发慌的我们都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不消一会儿满桌子的食物就被吃光。
 
吃饱后,
我们继续回到我房间去谈天。
我说到妈妈和哥哥似乎比较希望我留在中华国中念中六,
但是我个人却很想转换新环境去念书,
然后出现意见相左的窘境,
令我非常烦恼。
我们也说到小说和电影的差别,
因为我们想起像《Twilight》这部电影,
通常看过小说的读者都对电影版大失所望,
说没有小说般精彩。
以我和曼怡的认知,
我们却觉得那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想想看,
自己看长篇小说都不可能在两个小时内看完,
怎么可以期望只有两个小时的电影把所有的小说情节都搬上荧幕?
这样对制作优秀的电影非常不公平。
用不同的心态去观赏,
把那部电影当成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不要进行比较,
至少不会大失所望。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
聊着聊着,
她的父母也到我家来,
准备载曼怡回家去。
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
并作下一次见面的约定。
—————————————————————————————
 
3月28日,晚上八点半至九点半—Earth Hour。
我们成为Setapak Jaya地区少数响应这个活动的家庭。
晚上八点半,我们准时把家里所有的灯都关掉,
甚至连风扇都没有开,
整个小时我们都只用手电筒照明。
我站在门外,
观赏着吉隆坡国油双峰塔一层一层把灯光关掉的壮观场景。
后来的一个小时,
爸爸闪人往外跑,
哥哥和淑容此时才去Pasar Malam买晚餐,
被我“破口大骂”他们狡猾,
趁这个时候才出去买晚餐,
而且厚脸皮的哥哥还敢说“记得八点半一定要关灯啊!”,
真是叛徒。
哥哥却辩解说他们是在看完电影后时间刚好是晚上八点半,
看电影时他自己都几乎忘了有Earth Hour这回事。
所以只有妈妈和我在没灯光的家,
待上完整的一个小时。
那一个小时内,
不知道为什么的,
我忽然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坐在门外,
我静静地注视门外的一切,
看见对面的大垃圾桶,
我想起以前的那边并没有垃圾桶,
而是有一棵非常高大的树,
但是那棵树日益显得倾斜,
为了安全起见,
当局就派人来把树砍掉。
妈妈也不喜欢那棵树,
因为它把三分之二的阳光都遮掉了,
完全照不进来我家,
所以即使是烈日的中午,
我家客厅看起来还是挺阴暗的。
把树砍掉后,
客厅的确光亮多了。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那边就多了一个大垃圾桶,
常常飘着千里香到我家这里来,
让我们不胜其烦。
还有,
看着我家前面的修车店,
我想起以前那边还是空地时,
曾经有一家不知名的百货商店因为倒闭,
为了清货,
而把很多日用品整齐地排列在那个空地上。
当时我们看见了还以为是发梦。
后来我们看到有人去选日用品拿回家,
我们也不甘示弱地冲去扫货,
结果几乎整个Setapak Jaya区的人都冲去把这些“免费的午餐”带回家。
就这样,
都过了十年了。
我还有多少个十年呢?
————————————————————————————–
 
澳洲F1序幕站,戏剧性开幕。
布朗GP在处女开跑的比赛包办冠亚军,
法拉利双雄全军覆没。
迈凯轮车手哈密尔顿涉及诈欺,
分站季军被取消。
戏剧性。
—————————————————————————————-
 
燕雯来我家和我聊天。
自从国民服务回来我们都没有见面。
当天晚上我们主要的话题都是围绕在学业上,
也就是SPM之后的打算。
当我知道她在没想清楚的情况下,
就决定报读护士文凭课程,
我便劝她先念STPM,
给她自己第二个机会,
因为高中期间她面对的家庭与友情压力实在太大,
没有办法专心念书,
导致SPM成绩不理想。
分析她的SPM成绩,
她的理科成绩都算挺优秀的,
也许在STPM会有更好的作为。
至于她的选择是什么,
身为朋友的我,
一定会全力支持。
—————————————————————————————–
 
纳吉升任首相。
他能为马来西亚带来什么新气象?
我乐观其成。
—————————————————————————————-
 
大马站F1因倾盆大雨导致赛道状况失控,
成为F1历史上第五次进行到一半便中断的赛事。
法拉利连续两站吞蛋。
巴顿再一次夺下桂冠。
——————————————————————————————
 
远从中国寄来的Ali Project《蔷薇架刑》和《禁书》专辑,
还有naba和伊藤静的网络电台广播集,我收到了。
迷酱,S酱,谢谢你们!
—————————————————————————————–
 
阿桑乳癌逝世。
知悉消息的我完全无法从震惊恢复过来。
人的生命,
原来真的如此脆弱。
阿桑,安心地离开吧,
天堂有了你的歌声,
会变得更美丽。
——————————————————————————————
 
近来对韩国女子组合Wonder Girls好感度直线上升,
Nobody一曲让我惊艳。
偶像名单中又多了一个名字。
——————————————————————————————
 
到Public Bank去付了TARC的首学期学费。
过程中不太顺利,
妈妈和哥哥还因为小事而在银行吵架。
——————————————————————————————
 
4月11日,
星期六。
回到中华国中去领奖。
SPM优异生,10科A,获得RM150。
SPM华文科考获1A特优,获得RM50。
颁奖礼结束后,
我、颖依、俪璇和薏微去喝茶聊天。
可惜慧萍没有一起去。
从上午十点半左右到下午三点,
边吃边聊,
十分快活。
当天她们都说我的经典名句是:
“我每长大一年,爸妈也跟着长大一年,那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觉得我长大了。”
其实那是我无意中说出来的话,
没想到被她们认为是经典名句。
还有,
今天出席颁奖典礼让我付出的代价是弄伤脚跟。
我穿着国民服务免费拿来的高跟鞋,
就是忘了穿袜子,
结果到了学校,
我发觉我的脚踝很痛,
而且后脚跟已经划破了皮,
好像还起了水泡。
领奖时,
我忍痛走上台,
但是想到待会儿回家时要走那么长的一段路时,
我差点昏过去。
后来我忍着痛走到康城茶屋和她们喝茶,
也顺便买了药膏布贴在后脚跟的伤口,
之后同样也忍着疼痛走回家。
那双害人的高跟鞋,
令我的后脚跟划破了皮,
洗澡时因为不慎沾到水,
都快把我痛死了。
——————————————————————————————
4月12日,
星期日。
我们家人决定在这天去扫墓。
爸爸第一次没有跟我们去,
其实早就在我意料之中,
他近来的身体和精神状况,
没有一起去更好。
但是很不幸,
哥哥载我们去才走了不远的路,
就遇上车祸。
我们的车被对方的车撞歪了两个门。
这一次是对方的错,
因为她从小路把车驶退时没有仔细观察车后的状况,
哥哥已经鸣车笛以示警惕了,
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停下来,
结果导致她的车后尾硬生生装上我们的车。
那女子顽固不已,
我妈妈、哥哥、表姐等人全都下车和她理论,
她就是不肯赔钱,
还诬赖我们多人欺负她、敲诈她的钱,
还说我们很凶什么的。
磨蹭了半个小时,
她才肯妥协留下她的联络方式方便赔钱事宜。
扫墓的过程就和往年一样没什么特别,
直接跳过。
只是我们第一次在扫墓后遇上倾盆大雨,
为了交通安全,
我们没有在雨天中回家,
等雨停了,
拜祭的烧肉叉烧也吃完了,
我们才踏上归途。
回来后不久,
我和表姐们到Carrefour去小逛一下。
我则用自己的钱买了包装海苔、奶粉、Ribena浓缩果汁和动漫Air The Movie。
晚上,
爸爸妈妈继续吵架,
还动手打了起来。
还记得朋友之前问我,
这算不算家暴?
我一笑带过,
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每当他们吵架,
我的精神状态就被他们这样折磨,
很烦,很累。
—————————————————————————————–
今天早上,
我吃了梦寐以求的婴儿食品–米糊。
那是我在懂事之后一直都很怀念的味道,
只是没有机会去买。
当然那不是我的早餐,
我的早餐是伊面汤。
星期六当天我买了罐装米糊,
昨天买了奶粉,
今天早上便弄了半碗的米糊享用。
我吃米糊的事情,
家人都不知道呢!哈哈……
就是不好意思告诉他们嘛……
 
4月13日(星期一)—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34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最近的两个星期

  1. Jadeite says:

    A酱在我看来是很坚强的孩子。(这话会不会有点煽情?PIAA酱是优等生的呐~(为嘛我会有种与荣有焉的感觉?继续PIA纠结~我也想看迷酱的照啊~可S藏得很深…纠结~我也想听A酱你的声音啊~可不知道怎么联络= =~嘛,所以我还是继续给A酱你留言吧。笑~A酱哟~瓶子的脚踝是很脆弱D~一定要注意!噢,打雷了~我关电脑了。

  2. 二宝 says:

    小玉你死心吧,某S不可能把迷酱摆出来看的,虽然迷酱确实,太良善了~~A酱,许久不见,似乎你的生活还充斥着不少烦恼,不过,经过这些,也让你比其他人看得更深更远,加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