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看书

续 星期六
 
第二届吉隆坡国中“精华荟萃,文化传承”华文嘉年华会。
“益宝多杯“文学奖推介礼。
当天同时进行三项比赛,
即书法比赛、诗歌朗诵比赛和作文比赛。
当天印象最深刻的,
除了李进文老师对诗歌朗诵组别进行评论时,
所强调的汉语拼音用法之外,
再来就是初中组诗歌朗诵的其中一队两女一男的参赛者,
选用了以下这首诗歌。
 
魔術師
那一夜,在人潮散去的橋頭
他對我說:「孩子,所有的魔術都是真實的……」
所以那些流雲是從他胸前的手帕變出來的

那些奔跑的汽車,那些靜止的房子
他舞動一條秘密的河
一條沾滿淚水、汗溼,摺起來像夢中的鴿子
攤開來像世界地圖的白色手帕

 

他把攤開的手帕鋪在地上,攤開又攤開
直到所有的人都坐進來
他說:「魔術是愛,
愛一切短暫、美好,欲擁有
而不能擁有的東西。」
他從手帕裡變出一簇玫瑰
用彷彿血管似的管子把自己跟花連在一起
他要我們用刀子刺他的心
「我的心充滿愛,
你們用刀子刺我,我的血
將從那些玫瑰身上迸出來。」
我們驚慌地躲避花瓣般四濺的血
發現它們跟果醬一樣甜美
他從另一條手帕變出一副撲克牌
說我們全部都在裡面
他要我們各選一張牌,牢記號碼
再放回去。他說號碼是我們的名字
是永恆時間給我們的身分證
他熟練地洗了洗牌,每張紙牌都變成
同樣的號碼
我們面面相覷,不知道那一張
是真正的自己
 
他喜歡一切變動的事物
他把整座城市的噴水池藏在袖子裡
混合著我們的喜怒哀樂
忽然間噴出烏黑的醋
忽然間噴出鮮紅的酒
他知道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所以他選擇在月光下表演
那些被他吞進喉嚨裡的火焰、利劍
終將成為(他打開一張報紙如是宣稱)
遠方駭人的凶殺案、大屠殺、宗教革命
 
他要我們仔細看,因為人生,他說
就是一場大魔術:
「只要你們肯相信,手帕也可以變飛毯!」
但有些變化太迅速
我們來不及體會前後的差異
有些變化太緩慢,需要一生一世
才看得出其中的奧秘
滄海據說會變桑田,少女
據說會變老嫗
但愛情如何吹醒死靈魂,死灰
如何燒出新生火?
 
那一夜,在河邊的空地上
沒有人相信腳下的手帕會載我們飛到遠方
而魔術師依舊翻弄他的手帕
一條秘密的河在他的眼裡流動
 
还有,
中华国中在诗歌朗诵和书法比赛都有所斩获,
尤其是书法比赛,
高中组前三名居然都由中华国中包办,
与有荣焉。
但是文学奖方面,
中华国中相对的非常逊色。
以下是一些中华国中学生的作品,
有些没有拍摄下来。
张凯森还是不负众望夺下高中组冠军呢!
没记错的话,
陈礼宁、陈建如、陈可柔其中两人是高中组三甲,
另一个也有收获佳作奖。
但是,他们怎么都姓"陈"啊……

 
 
另外,
当天也同时举办了书展和书法文具展。
很糟很糟,
我最怕逛书展了,
因为我太爱书,
买书不手软,
结果,当天又花了接近RM150买了十本书。
 
 
上个星期,
我把淑莹借给我的小说《第十三个故事》看完了。
老实说,
因为《姐姐的守护者》之前给我的惊喜太大了,
刚开始在看《第十三个故事》的时候,
我也许有点抽离不了《姐姐的守护者》的紧凑情节,
再加上《第十三个故事》的开头并不算非常吸引,
本来有点泄气的感觉了。
但是,不久后我的泄气都化为乌有了,
当《第十三个故事》开始切入正题,
它的吸引力和《姐姐的守护者》比较起来,
实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仿佛废寝忘食都要把它看完。
小说的魔力真的不是盖的。
 
这是从哥哥那里拿来看的书,
方文山的诗集。
倒是不想一次过看完,
因为诗歌比起小说,
难消化得多了。
 
 
这是燕雯借给我的书,
比较倾向于儿童故事书,
但是故事叙述手法轻松,
把沉重的SARS时期用比较乐观的方式带出来。
燕雯肯看中文书是很值得嘉奖的,
因为她向来认为自己的中文不好,
现在看中文书也许想要好好修一修中文呢!
现在的大马华裔已经越来越多不知中文为何物了,
真是哀哉!
 
 
大家应该还记得白蚁侵蚀校园导致教师踩空坠地身亡的事件吧?
这本书是死者的妻子写的一本书。
当初我买下来,
只是因为推销员说卖这本书是为学校筹款的途径。
好吧,
我也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刚开始,
由于只是一些感激或者回忆事故发生的文章,
的确有点沉闷,
但是看着看着,
看到他们一家人平时怎么相处,
在家庭的一家之主身亡后的适应方式等等,
我觉得整本书很有启发性的意义,
会让大家知道,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生活,终究要继续过。
 
 
这是最近看着的幽默小说集,
不少短篇小说是非常吸引人的,
搞笑之余,讽刺得当,
真的是非常出色的一本书。
淑莹,等我看完之后,
这本书一定借你。
 
前几天,
我妈接了一通来自大舅的电话,
妈妈接听后,
忽然间激动起来。
哥哥和我都在场,
觉得大舅一定向妈妈说了些什么。
妈妈挂电话后,
告诉我们,
二舅患上鼻咽癌。
昨天我们才知道已经是第三期了。
人生,真的很无常吧?
第三期?
老天,
上个月二舅还精神奕奕地和我们一起去扫墓,
当时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异样。
现在说患癌就患癌,
未免也太突然了吧?
虽然听说鼻咽癌的治愈几率比起其它癌症来得高,
但是遭遇这样的事情,
无论如何还是会担心。
妈妈说,
都怪二舅嗜烟,
爱抽烟的老习惯一直都没有改过。
知道二舅患癌后,
我不免担心起来:
爸爸最近抽烟也抽得很凶……
 
————————————————————–
 
对了,前几天傻婆们应该是为慧萍办欢送会吧!
慧萍获得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学位,
将在下个星期一前往马六甲去。
好远啊!才刚从国民服务回来不久,
现在要去更远的地方了,
真是的。
不过,我对你有信心,慧萍!
你一定能够获得JPA奖学金,
顺利回归吉隆坡的!
我和傻婆们一起等你!
 
2009年5月7日-星期四—后国民服务的日子(第58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