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真是可怕的诅咒。

去年我还清楚记得自己也在七月中发烧。
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
又发烧了。
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事吗?
或许,
我发烧的诅咒有二。
除了那一年一度论之外,
我想就是逢考试必生病的诅咒了。
无论大小考试,
我都不可能以最佳状态去应考,
当然多数都只是感染了小风寒,
但是今天的病似乎严重了点。

昨天晚上,
我已经觉得身体很不对劲了,
就是那种身子虚弱,
手脚无力,
头也感到很沉重。
我告诉妈妈,
觉得自己就快发烧了,
不过当时没想那么多,
心想吃了Panadol就会没事了。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预感自己会发烧,
我居然在晚上入睡前传了一封信息给朋友和生物老师,
告诉她们我可能会发烧。

半夜四点多,
我忽然从睡梦中清醒,
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
心想不妙了,
真的发烧了。
但是三更半夜的,
又不敢把妈妈吵醒,
只好自己用手巾沾水敷在额头上。
有趣的是,
我的脸颊居然比额头还烫。

这样辗转反侧了两个钟头,
哥哥起床准备去上课,
刚好看到我额头上的湿手巾,
便紧张地要我告诉妈妈。
或许最近A(H1N1)型流感太严重了,
甚至连死亡病例也出现了,
我却在这个时候发烧,
真是非常“赠兴”。

因为发烧,
妈妈决定在上午十点多左右带我去看医生,
所以缺席了上午9点的数学课以及上午10点的化学课。
本来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不必到学校去,
但是想到待会儿下午1点还有生物考试,
我的确不想延考,
只好硬着头皮去应考。
当时正在考试的我,
额头上还贴着退热贴呢!

最近身心疲累不在话下,
为了考试、上课等等奔波劳碌,
上午到学校接近傍晚才回到家,
为了赶温习赶做功课,
几乎每天都在熬夜,
然而功课还是堆积如山。
这样的生活,
一定很容易熬出病来。
听淑莹说,
明和也发烧了,
看来学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当呢。

拖着这样的身子,
勉强来到电脑屏幕前,
敲下这几行字。
现在我的脸颊还是烫的。
老天,
快点痊愈吧,
我还必须准备下个星期的化学考试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发烧

  1. nick khor says:

    我猜是心理反应对体质产生化学作用而导致发烧:P

  2. Lawrence says:

    exothermic reaction hahahahahahahh=Danyway wish u to recover fast

  3. Tan says:

    walao~ me too le..also sick jor..haiz T_Thope we 2 can get well soonXDtake care ya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